第193章 他只想亲她

第193章 他只想亲她

「你不是想要给我催眠么?就这一次机会。」说完凌墨转身就向外走。

沈初言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犹豫了几秒钟以后,快步就跟了上去。

凌墨的步子很大,又似乎很急。沈初言气喘吁吁的上了他的车,他便立刻发动了车子。

「你要去哪?」沈初言皱起眉头,「我上面有治疗室……」

「沈初言,我不是你的病人,我只是配合你,希望你能遵守承诺,之后就离白开远一点。所以地方由我来选,去我家。」凌墨扔下几句冰冷的话,似乎就不打算再搭理沈初言。

沈初言坐在一边,没有再说话。

凌墨的家里和那天一样,没有别人,席苏似乎也不是住在这边。

「去你的房间吧,找一个你能舒舒服服躺下的地方。」沈初言站在门口轻声道。

凌墨没有说话,但是却出奇的配合。

看着凌墨在床上躺下,闭上眼睛,沈初言暗暗的吸了一口气。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被催眠,但是像是凌墨这样的人,却可以更好的接受别人的暗示。

………

凌墨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他只是觉得自己像是睡了很长很长的一觉,甚至连梦都没做,很舒服,房间里面很黑,像是到了午夜。

不过还是能模煳地看见,床边坐着一个人。

他坐起来,打开床头的灯。

沈初言依旧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目光有些呆滞的模样,可是脸上却全都是没干的泪水。

她也似乎根本就没有发觉他已经醒过来了,更没有发觉他开了灯。

她依旧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初言。」凌墨沉着声音叫了一声。

「啊!」沈初言似乎这才回过神来,转头有些木然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抬手在脸上胡乱地擦了擦,「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凌墨转头看着女人走进洗手间,关门,这女人对这里的一切似乎很熟悉,熟悉到就像是她自己的家一样。

他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支烟点燃,才刚刚吸了两口,就听见浴室里女人的一声大叫,随即传来乒桌球乓的的声音,然后水洒喷水的声音也穿了出来。

他皱起眉头下了床,抬手敲了敲门,「沈初言?」

浴室没有回应。

他等了几秒钟,抬手推开门,便见到女人缩在浴室的一角,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自己。

水洒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打开的,水淋了她一身,看起来更加狼狈。

他走过去,关了水洒,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墙角的女人,「你坐在这里,是打算让我抱你出去?」

沈初言不说话,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也不动。

良久,凌墨终于弯下腰,把女人抱起来,带出了浴室。

这几年,他拒绝过的女人也有很多,无论那些女人在他面前表现的有多可怜,或者有多诱惑,他都能无动于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他就是没办法狠下心来。

他把她放在沙发上,扔给她一个浴巾,她立即用浴巾把自己围住,然后警惕地看着周围。

凌墨站在沈初言的面前,盯着她看了一会,可是她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拿出自己手机,开机,正要给白开打电话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席苏打进来的电话。

听到电话铃声,沈初言的反应更大,双手捂住耳朵就开始惊声尖叫。

凌墨本想接听电话,可是现在也只能先把手机扔到一边,弯腰去看沈初言,「你叫什么?嗯?」

他抓住她的肩膀,可是她就像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听不到他的问题,所以也就不会回答。

只是她的叫声一直不停,听得凌墨心烦,他微微咽了一口口水,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然后吻了上去。

只像是本能的动作,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措。

沈初言的叫声被凌墨含进了嘴里,然后也慢慢的消失。

她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双手松开浴巾,抬手搂住了他的脖颈。

凌墨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女人却像是章鱼一样扒在了他的身上。

他皱了皱眉,惊讶的发觉其实他对于这样的感觉并不反感。

女人的衣服全都湿了,全都粘在身上,很不舒服的样子,他的衣服在进浴室的时候,也湿了一些,于是他动手解开女人的衣扣。

似乎是觉察到他的动作,女人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但是却并没有反抗,顺从着他意思,等着他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

他的唿吸越来越沉重,不过还是停了下来,拿过浴巾,把她的身体擦干,然后才把她抱到了床上。

看着躺在被子里的女人,凌墨突然有一种很奇怪得感觉,像是很熟悉的画面,这样的情境在以前的日子里似乎也是经常出现。

他皱着眉头站了一会,手指微微顿了顿,可是还是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女人靠在他的怀里,唿吸有些急促,但是双手又隔在他们之间,不让他靠得太近。他捉住她的手,固定在她的头上,然后低头去吻她。

他觉得自己像是着魔了一样,心里明明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要停下来,不能再继续,即便是以前他的哪一个人格和她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是那不是他,他有自己的未婚妻,他有席苏,他不能做这样的事,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只想狠狠的蹂躏她的红唇,然后把她死死的按进怀里。

沈初言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而身边的这个人就像是在她身边的一个木头,只有抱着他,自己才不会沉下去,可是这种感觉又似乎不对,这似乎并不是她想要找的人。

她的头很疼,越来越晕,眼前的视线也开始慢慢的模煳,她甚至看不清自己身边的人的样子,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最终还是失败了,她沉沉的合上了双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