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为什么要骗她?

第274章 为什么要骗她?

凌墨走下楼梯,刚好看见沈初言从饭厅里走出来。

他转头扫了一眼客厅,他的外套、领带都像是随手扔在地上的模样,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才走到沈初言的面前,「初言……」他抬手想要抓住她的手,可是沈初言却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凌墨咬着齿关,尽管这个时候脸部肌肉有些僵硬,说话的时候吐字不太清晰,好像是刻意在咬着舌尖一样,「我可能是被下药了……然后刚刚那个女人,我以为是你,我看的是你……」

沈初言没有说一句话,站在原地也没有动。

「我中午在停车场的时候,有个女人过来说她的车坏了,让我帮忙看一下,我已经拒绝了……可是她好像是故意走进来用喷雾剂一样的东西喷了我,之后她好像给我喝了什么,真的好像一直都是幻觉,我觉察到的都是你……」

凌墨知道,如果现在不解释清楚,那么可能以后,就也没有机会再去解释了。

沈初言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只是淡淡的道,「剧本都已经定了,等着定好演员,就可以开始拍了。」

「韩秘书已经跟我说过进度了。」

「嗯。」沈初言点点头,然后看向李嫂,「饭菜凉了,你再去热热吧。」说完她便要向房间走去。

「我不饿。」凌墨皱了皱眉,然后向沈初言伸出手,「你先过来,初言,你过来。」

可是沈初言却没有听他的话,依旧贴着楼梯的另外一边上了楼,然后向次卧走过去。

沈初言从刚开始表现的就一直特别镇定,这让凌墨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他宁愿沈初言跟他吵闹,或者哪怕质问一下也好,可是现在……

凌墨想要去拉沈初言,可是沈初言本能的一躲,避开了凌墨的手,然后快步走向次卧,凌墨踉跄了一下,差点倒在楼梯上,幸好站在一边的李嫂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

只是沈初言已经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先生,要去医院么?」李嫂有些担心地看着凌墨。

刚刚凌墨说的话,她觉得不像是骗人的,尤其是凌墨现在的样子,仿佛随时能倒在地上,她伸手去扶他的时候,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身体似乎有些轻微的颤抖。

「不用了。」凌墨在原地站了一会,感觉好了一些,才转身向沈初言的房间走去。

可是沈初言反锁了房门,他推了一下并没有推开。

在门口站了一会,凌墨转身回到房间拿出手机,手机已经被人关机了,怪不得这一下午都没有人找他,他开机,然后打电话给韩秘书,吩咐他把停车场的监控还有他家附近的监控都调出来。

他现在甚至都不记得那个女人的样子,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身体的感觉又不像是能骗人的,是不是做过他心里多少还是有感觉的。

韩秘书很快就回了电话,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在那段时间被人抹掉了,什么都看不见,还有他家附近的也是,远一点的,能看清,但是近距离的,可能拍下那个女人的样子的,一点都没有。

凌墨知道,自己这是被人算计了。

可是是谁,要这样算计他呢?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让沈初言看见么?

凌墨回了房间,先去洗了个澡,身上的力气也差不多都恢复了,他这才拿了备用钥匙,去开了次卧的门。

沈初言坐在床上,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看到他进来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本能地抬眼看了一眼,然后就把目光收了回来。

凌墨微微抿了抿唇,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下,「初言,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给我一点时间,好么?」

沈初言没有说话,如果凌墨只是跟她说,他就是忍了很久,没有忍住,她或许能接受,可是……在那个女人离开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她分明就是那天她收到的照片上的女人。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又何必编出这样的借口骗她?

知道她今天不在家,所以把她带回家来么?

然后是睡过了头,所以被她撞见了?

沈初言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和凌墨说话,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让她和凌墨做那件事,她不是不能接受,但是……不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要么她需要喝醉,要么她需要吃一点药。

这段时间,她没有带药过来,而且凌墨的需求似乎不是那么强烈,她也就没有用喝醉酒的方式来迎合他,所以他就忍不住要出去找女人了么?

沈初言抬手捂住脸,「凌墨,我今天有点累了,跟编剧开了一天的会,想要早点睡了。」

「嗯。」凌墨点点头,沈初言必然是不会跟他去主卧睡,而且他也不想要回到那个房间去,可是沈初言应该也不会想要他留下来睡在这里,「你睡吧,你睡着了我再走。」

沈初言没有在说话,只是躺下,然后闭上了眼睛,躺了一会又翻过身,背对着凌墨。

凌墨抬手关了灯,然后就坐在床边,在黑暗里盯着女人的身影。

沈初言本来是睡不着的,尤其是这个男人还坐在自己身边,一直盯着自己,她很想赶他出去,可是又忍住了脾气没有发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凌晨的时候迷迷煳煳的醒来,就看到床边朦胧的身影。

她吓得大叫了一声坐起来。

凌墨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沈初言皱起眉头,「你怎么还坐在这里?」

他不是说了她睡着了他就会离开么?她也以为他眼睛走了,迷迷煳煳的看着床边还坐着一个人,自然是吓了一跳。

现在天刚刚有些蒙蒙亮,所以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是从声音里能听得出来,她是有些懊恼的。

凌墨抬手揉了揉眉心,他昨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一直坐在这里,打了一会盹,好像心里又像是在害怕,如果他去了别的房间,醒来就看不到沈初言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