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去陪别的女人,妻子酒吧买醉险被侵犯!

仅仅只是一个缺口……

好像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顾南琛鹰眸寒意仿佛千年冰霜,一股戾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他大步朝人群方向走了过去,身边的女人唿唤了好几声,顾南琛都恍若未闻。

顾少的气势逼人,这番杀气腾腾的模样,根本没人敢阻拦他的去路,众人纷纷主动让出一条道路。

狭长的鹰眸深邃,如覆冰霜。

顾南琛一眼就看到人群之中,那个狼狈不堪的小女人。

鹰眸顿然迸射出一股狠意,杀气渐浓。

慕然两条衣袖都撕扯了下来,露出两边白皙的肩膀,精心设计的发型早已凌乱散在肩头,嘴边还渗出血丝。

慕然拼命挣扎着,可刚刚被两个男人一番拳脚教训,她浑身上下提不起半点劲。

顾南琛……

顾南琛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啊!

「顾……顾南琛……」

慕然突然感觉身子一沉,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便揽住了她的腰。

紧接着,慕然嗅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

「顾南琛,你是超人吗……」怎么想着他的时候,就真的出现了?

迷迷煳煳间,慕然好像看到了顾南琛的脸,她想伸手去摸,身子一沉,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知觉。

「靠!谁敢在我黑豹哥的地盘……」

声音戛然而止,在看到顾南琛的脸后,男人双腿一软:「顾、顾少……」

怀中女人脸色苍白,伤痕累累,顾南琛冰冷的眼睛扫过黑豹,薄唇轻勾,嗜血的弧度令人不寒而慄:「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缓步上前,抬脚,直逼黑豹双腿之间。

一阵惨叫声响起,黑豹趴在地上哀嚎不断。

顾南琛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带几个人,帝皇酒吧。」

这些人,一个都逃不了!

……

包厢内。

慕然眉头紧紧皱成一团,满脸痛苦的神色,小手紧拽着身上的衣服,怎么也不肯撒手。

「顾南琛……」

小女人昏沉中,口中不断呢喃这个名字。

顾南琛鹰眸阴沉的看着沙发上的女人,深幽的眸中,像是翻滚着汹涌的波浪,将人淹没其中。

蓦地,慕然嘴里发出一声尖叫,捏着衣服坐直了身子,眼底一片视死如归:「你们特么敢动老娘,老娘跟你们同归于尽!」

吼完,四周一片寂静。

慕然也没来得及扫视四周,第一想法就是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两条袖子被撕烂,身上的伤口传来的痛感,并没有发生那种让她恐惧的事情。

那群人明显并非善类,她居然还那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幸好……没有发生那种事情。

慕然抚额,揉了揉阵阵发疼的头,刚刚好像还看到了顾南琛那厮,难不成是他救了自己?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慕然又甩甩头。

就算刚刚看到的那个真的是顾南琛,估计他也看不到她。

她可是看得很清楚,当时顾南琛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那个……一直埋在顾南琛心底最深处,她永远也无法替代的女人。

有那个女人在,顾南琛根本看不到她。

「知道错了?」漆黑的空间里,蓦地传来男人沉冷如冰的声音。

慕然一怔,这声音肿么这么熟悉捏?

循着声音扭头看过去,果然看到坐在另一边沙发的顾南琛。

她唿吸陡然一凝,登时站起了身,不可置信的瞪着顾南琛。

难道之前是她眼花?顾南琛没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过来。」顾南琛微微皱眉,想要开口斥责小女人几句,可看到那双还泛着水光的眼眸正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到嘴的话,就变成了简单的两个字。

小女人这副模样,像极了一只惹了主人生气的小猫儿,怯生生的,轻易平复了他的怒气。

听到男人的话,慕然依旧是一副呆样,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歪着头,愣愣的看着他:为什么顾南琛这厮会在这里啊啊啊!

顾南琛眉头皱的更紧,索性站起身朝慕然走了过去。

「啊啊啊啊!」慕然「咚」的一声跌回了沙发,像是有什么洪水勐兽靠近了她,叫的那叫一个悽厉,手脚并用着往沙发的另一头爬去。

「慕然。」男人皱眉,声音已有不耐烦的意味,一手提起慕然的肩膀,强迫着她与自己对视。

纤长的眼睫浓密,自然而然的上翘,更是显出那双明眸中的惊恐和害怕。

她在害怕什么?

顾南琛看着她,深邃的幽眸,宛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好似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深潭之中,无法自拔。

慕然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像极了受惊的小兔子,低垂着眼帘,不敢与男人对视。

她能不害怕么?

已婚妇女在酒吧,险遭恶人毒手已经够倒霉了,还被老公现场抓包……

瞧顾南琛那阴森森的样子,是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吧!

「慕……」

「顾南琛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一个人来酒吧,我不该惹上那些不该惹的人,不该给你添麻烦,不该……」

慕然一副「分分钟我哭给你看」的表情,抱着顾南琛的胳膊,一阵哀嚎。

顾南琛眼角不自觉得抽搐几下,他好像什么都没说吧?

慕然眨巴着泪眼朦胧的眼睛,心说就是你什么都没说才可怕啊喂!

「你来酒吧做什么?」

黑暗中,慕然都能感觉到顾南琛那阴沉的气压,分分钟要把她淹没的即视感。

果然会问这个问题!

她当然不能说自己是为了谈电视剧主题曲才来酒吧,扭捏了半天,张开双臂改抱住顾南琛的腰,一副伤春悲秋的表情。

「还不是因为某人丢下家中小娇妻,跑去陪别的女人,于是独守空门的我,只好到酒吧借酒消愁……」

「嗯?」顾南琛轻轻发出一个低音,紧皱的眉宇忽然间抚平,那双深邃的幽眸中闪烁着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瞎话已经掰了出口,慕然就必须坚强的继续掰下去:「顾南琛,今天我遇到这种事情,你也有错,如果不是你丢下我……」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包厢门被打开,一个身姿优雅的女人走了进来。

是她?

那个……能将顾南琛随传随到,一直久居顾南琛心底深处的女人。

「南琛,黑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这位小姐是……」

随着女人的声音,整个包厢内的灯光也亮了起来。

慕然是第一次跟这位她已经知道一年,却从未见过的女人见面。

那个女人穿着一身海蓝色的长裙,盖住了她的双腿,裙裾的设计也极为特别,走动间就像是层层波浪滚动,脸上的妆容很淡,有些异样的苍白。

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我是林妹妹,你们快来疼爱我」的感觉。

她叫穆琳。

慕然记得这个名字。

顾南琛原本抚平的眉头又皱成一团,看了眼怀里的女人,又看了看穆琳,刚想开口:「她是……」

听到男人的声音,慕然瞳仁骤然紧缩,紧咬着下唇,勐地推开顾南琛,抢先吼了句:「我是他远房表妹!」

「慕然。」顾南琛皱眉,怀里突然消失的温软,让他有些无法适应。

「那啥,我打扰到你们的约会了吧,我先走了,下回再请客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慕然扯了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故作轻快的转身,朝包厢的大门走去。

刚要打开包厢的门,身子一轻,人就被顾南琛拦腰抱了起来,他低沉冰冷的声音传来:「琳,等会司机会送你回去,在这里等着。」

「南、南琛?」穆琳提起裙摆,想要追上顾南琛,可包厢的门就直接「啪」的一声关上了。

盯着那扇紧闭的门,穆琳苍白的唇紧抿成线。

……

更多精彩内容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深闺读物】 回复 隐婚 查看后续!

订阅和收藏查看每日精彩内容,谢谢支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