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别多年,竟又遇到你,只是我们俩谁也没认出谁

这一瞬,乔冉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将面前的男人和几年前那人重合了一瞬。

「没有谁给我胆子,我只是被陷害的,你让我走吧……」

「走?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走?」

莫名的,霍北衍看着这个脸模样都不清楚的女人,无端有些烦躁,莫名的有些熟悉感。

在乔冉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被男人狠狠一拽,跌跌撞撞的跟着进了浴室。

浴室依旧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乔冉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很快,这漆黑的环境让她有些心慌。

……

酒店的这间屋子是专门给霍北衍一人住的,虽然他不经常来,但是东西都一应俱全。

霍北衍将乔冉扔进了浴缸内,动作一点也不温柔,所以在乔冉跌坐在浴缸中时,不自觉的吃痛。

他直接打开花洒,对着浴缸中的人,洋洋的水流瞬间将乔冉薄薄的衣衫浸湿。

寒凉的触感让乔冉一个哆嗦,但浑身火烧似的碰到这水立马舒适了许多。

体内如火烧,身上却又一阵冰凉,乔冉一会舒适一会又难受的哼了几声,看着身边站立的黑影,眼神迷离飘忽。

霍北衍抿唇不语,但听着女人有些隐忍的声音,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他的转身,再次将花洒的水调到最凉,很快便传出女人的惊唿,声音明显比之前清晰多了:「冷…水…冷….」

霍北衍眸光幽深,说道:「你不是要水吗?」

乔冉立马摇头,药效被这冷水刺激的已经下去了许多,池子里的水也就变得更加冰冷起来。

「不…不要了,不要水了….」

乔冉不知是难受还是冷的,声音依旧有些断断续续,

由于是夏季,她身上穿的本来就很单薄,此时被冷水一浸,全都贴合在了身上,很不舒服。

下意识的伸手抓住身边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想要让他停止。

霍北衍感受到抓着自己的左手湿漉漉的,却很柔软。

蓦地,霍北衍眸子一暗。

抬手甩开,随后将右手的花洒扔到了浴缸当中。

他看着浴缸,眸光深沉。

「好冷…好冷….」

乔冉伸手抱住了胳膊,声音有着颤抖。

霍北衍眉头轻蹙,嗤了一下说道:「我最讨厌两种女人,第一是含着金汤匙出身表里不一的无知女人,第二种是你这样麻烦的女人,看来今天找你来的人没摸对我的喜好。」

说完,他伸手将……

他伸手将一边的衣服扔在浴缸旁边,转身离去。

乔冉躺在浴缸当中,开始逐渐发冷,瑟瑟的抱着胳臂。此时她意识已经很清醒了,心中有些庆幸,今天算是逃过了一劫,他讨厌的这两种,自己都占全了……

一个被自己深埋了五年的面孔突然占了了她的脑海。

乔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那个男人,她的前夫……霍北衍…

那个男人好像也不喜欢在房间开灯,仅有的几次接触入也都是在黑暗中。

无爱的家族联姻註定了这场婚姻是失败的。

五年前,她曾为救另外一个男人而奋不顾身,那场事故使她在医院闻了三个月消毒药水的味道。

事故发生时,她的右手也被重度压伤,至今毫无知觉。

出院后,再见到霍北衍,哪怕是在黑幕当中,他也已经连一眼都吝啬给她了,

他的语气疏离,说过:「在你看来别人的命比自己的还重,这样的太太我要不起,你走吧。」

如今时隔五年,那个人怕是连自己的长相都人不清楚…不过所幸也都过去了,乔冉无意识的摸着自己右手毫无知觉的食指。

……

乔冉等到衣服没有那么湿了之后披着男人留下的衣服下了楼。楼下光鲜的样子一如她上楼之前,她站在阴影处,挡住了自己满身的狼狈……

不远处的乔溪一直注意到那个房间的,先是见霍北衍脸色不虞的出来,她就知道,计划成了。

「怎么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你见到他了?」乔溪走过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乔冉抚了抚自己有些潮湿的头发,定定的看着她,直到把乔溪看的有些不自在,才凉凉的开口「乔溪,做人是有底线的,连自己的亲姐姐都害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呵呵呵,我看你才是应该遭报应吧!乔冉,时隔五年我又给你和霍北衍制造了机会,你不应该感谢我吗?」乔溪不知道屋内发生的事情,更不知两人没有认出对方。

闻言,乔冉身子顿时一僵,她手指也有些微的颤抖,眼中的惊愕清清楚楚:「你说什么!」

她说霍北衍……

「哼,我就是故意把你送到霍北衍的房间的,一个一心想着别的人的女人,霍北衍一定很厌恨你,哈哈,乔冉,你知道霍北衍刚刚出去的时候脸色是不好的吗?都离婚这么多年了,还能让他生气,也就你有这份殊荣!」

说罢,乔溪看着乔冉呆愣的样子,眼中有着得意,转身离开了。

剩下乔冉一人有些颓然的站在那里。

他…竟然是霍北衍…

…….

与此同时,酒店门口霍北衍薄唇微微抿着,向着他的车边走去。

很明显,他今晚没什么心情再耗在这里了。

「衍少爷,您又做什么去?

霍北衍修长的双腿迈着步子,他的视线轻佻的扫向那些望着他的名媛小姐,步子却没有停止,径直向着车边走去

身后的临时特助不停的擦汗,提醒道:「衍少爷,霍家是主办方,您不去打声招唿吗?」

霍北衍顿了下步子,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看向身边的临时特助,开口说道:「张叔,您是奶奶的人,你去招待人家不是正好吗?」

张叔顿时一噎,他充其量也只是老夫人身边的人,那位老夫人现在放权给面前这位少爷。只得劝道:「我去哪有您这个执行总裁去有诚意?您要是这么任性,老夫人又该生气了。」

闻言,霍北衍的视线轻扫了下那边光鲜的名媛小姐,眼睛眯了眯,说道:「可奶奶也没说这应酬是变相的相亲宴,不好意思,相比之下我对那种只认钱好聚好散的女人兴趣更大一些。」

本文来自小说《惹霍上门:总裁无爱言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