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走了,妈妈用爱等儿子破茧成蝶

从十二岁父亲去世那时起,刚上初一的米荆就觉得自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我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这句话,一直萦绕在他的心上,挥之不去。

那曾是多么幸福的一家人,米荆的爸爸开计程车,每天都接送米荆上学,妈妈是全职主妇。周末时,爸爸妈妈还会带着米荆一起出去玩。

可,就在那个大雨滂沱的深夜,爸爸在送客人去邻县返回的路上,车子翻下了高速路。那场车祸,再也没有让他醒来。

爸爸走了,家里的生活完全变了样,为了生计,妈妈每天早出晚归,白天在一家窗帘店做窗帘,晚上到一家餐馆厨房打下手挣钱。因此,米荆就成了一个没人管的孩子,他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自卑感也从心里滋生,他变得敏感多疑,经常因为同学无心的一句话发火、打架、旷课。时间一长,本来很优秀的他,却成了学校里的问题孩子。

有一天晚自习放学,他听到屋子里有说话的声音,他轻轻地推开门,看到妈妈在自己的房间里,正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跟照片里的爸爸说话,妈妈说:「我现在挺好的,找到了一个干针线活的工作,挣的钱也够我们娘俩花的。我晚上还到饭店摘个菜啥的,又能多挣几个。咱儿子也很好,现在特别懂事,学习很上进,也知道照顾我。你走了,家里就他一个男子汉,他知道自己的责任。前几天开家长会,老师还表扬了他,说他不但自己努力学习,还知道帮助同学,在那么多家长面前,我觉得特别自豪。有你在天上保护我们娘俩,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你就放心吧。」

米荆悄悄地回到自己房间,放下书包,他心里想着刚才妈妈的话,觉得很惭愧: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照顾过妈妈,他知道妈妈被老师叫去都是因为他闯了祸,他知道每次开家长会都会在众多家长面前批评他。

他坐在书桌前,泪如泉涌,想着平时妈妈的辛苦劳作;想着每次妈妈发了工资都会买来好吃的给他加餐;想着妈妈每次去学校回来,挨了老师的数落却仍然装作高兴地说老师夸他有进步。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残忍,他是妈妈的全部希望,却从来没做过让妈妈欣慰的事。妈妈却用最大的爱和宽容鼓励着他,并且一直深信儿子一定能够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那一夜,米荆的眼泪一直流,一直流!

米荆仍然像往常一样,每天表情淡漠着,一个人独自来去,但他的转变却在不经意之间悄然开始。他不再旷课去打游戏,也不再和同学们吵嘴打架,他开始努力地补习落下的功课。终于,他的名字不再出现在班里倒数前十的列表里,名次渐渐升了上来,老师和同学们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了。

时光流逝,爸爸去世的第四个年头,米荆以全校第十九名的成绩考入省重点高中。彼时,他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小伙子了,他长高了,也长壮了,越发像个男子汉了。

开学的前一天,米荆拿着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和打暑假工挣来的一千多块钱,揽着妈妈的肩,站在爸爸的照片面前,对爸爸说:「爸,你看,这是学费,我自己挣来的。你放心,我是家里的男子汉,我一定会努力学习,也一定会照顾好妈妈。」

照片上的爸爸微笑地看着他,看着他从一个自卑的、孤单的毛毛虫,经过痛苦挣扎和不懈地努力,终于爬出泥淖,获得新生,化为一只美丽的蝴蝶,迎风飞舞,舞出生命最精彩的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