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好男人的背后,都站着一个有底线的女人 |

曾经的你那么「暖」,现在的你却变得那么「渣」

静结婚3年了, 这段从一开始甜得像「蜜糖”的恋爱和婚姻,现在却犹如一潭死水。提起这段感情的开始,她还能回忆起当时有多么幸福甜蜜。鑫和静在一次朋友聚会中一见钟情,热恋中的鑫对静百依百顺。

静喜欢逛街,鑫就自愿做「护花使者」和「搬运工」,帮静刷卡和提所有的大包小包,静则美美地在一旁自拍、吃冰淇淋,像鑫的「小女儿」一样快活自在;婚后的静不喜欢做饭,鑫就包办了所有「买汰烧」的活,成为了一个快乐的家庭妇男。

身边的朋友也都对静的生活非常羡慕:哎呀,你老公这么疼你,什么都听你的,你只要享福就可以了。

可万万没想到,原本百依百顺的鑫,不到2年的时间却从「暖男」变成了「渣男」,经常以工作为由夜不归宿;原先的「什么都听你的」则变成了现在的「什么都不听你的」。于是,两人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静:刚结婚的时候你什么都听我的,什么都宠着我让着我,现在你却变了!

鑫: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什么都宠着你,现在我累了,你做老婆的也不知道体谅一下我,我又要工作、又要回家烧饭照顾你,而你呢?

静:我也工作也有收入啊,现在你不愿意宠着我让着我了,我是你老婆,你宠我照顾我不是应该的吗?

鑫:……

静和鑫的亲密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一段失衡的亲密关系。鑫所扮演的暖男,更像是一个「好爸爸好妈妈」的角色。

在这段关系中,静丢弃了成人自我退化成了婴儿,单方面索取着鑫的爱,而不用对自己和这段关系承担任何责任:因为我是你的「妻子」(女儿),所以你要完全对我的感受负责。而鑫呢,则压抑了自己的内在小孩,全心全意地扮演着静的理想父母。

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退行」,是弗洛伊德提出的心理防御机制,指人们在受到挫折或面临焦虑、应激等状态时,放弃已经学到的比较成熟的适应技巧或方式,而退行到使用早期生活阶段的某种行为方式,以满足自己的某些欲望。

比如,有一个5岁的孩童,本来已经学会了自行大小便,后来突然开始尿裤、尿床。为此其母烦恼异常。

经仔细分析才了解到,这家新近添了一个婴儿,母亲把全部精力放到这个小弟弟身上,整天「端屎端尿」,无暇顾及「不惹麻烦」、「能自己照顾自己」的「乖哥哥」。这个男孩子发觉不能像从前一样获得父母亲的照顾,便出现退行。

成人也常有退行现象。比如,某些病人经过死里逃生的车祸或危险的大手术之后,虽然躯体方面已经复原,但是内心却一直担心,认为身体还没好,想方设法留在医院,不敢出院去面对现实。

这是因为病人经此变故,精神上受到打击,害怕再负起成人的责任及随之而来的恐惧和不安,而退行成孩子般的依赖了。

在「中国式亲密关系」中,特别容易出现退行现象,关系中的双方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来扮演父母,于是原本成熟亲密关系演变成为两个缺爱之人的「男人找妈妈,女人找爸爸」的游戏,男人成为了「妈宝男」,而女人则患上了「公主病」。

在亲密关系中,你扮演的是圣母 or 婴儿?

圣母者:无所不能,牺牲小我而成全大我。

婴儿者:无能为力,一切幸福和痛苦均由对方负责。

Rachael今年45岁了,有一个19岁的孩子在上大学,原本以为孩子大了可以好好放手的她,却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而老公似乎也不争气,最近刚刚被公司裁掉,进入了待业状态。

家庭中的Rachael似乎扮演着两个「大孩子」的母亲,老公和孩子的生活起居都由她一个人照顾,大到家庭的经济大权,小到「今天晚饭吃什么,明天老公穿什么」都由她一个人决定。

一旦老公和孩子想要脱离她的控制,比如失业之前,老公想学习一些新的技能和技术转行,孩子觉得上了大学已经独立自主,不需要每天打一个电话报备学校的情况,她就感到似乎「天塌下来了」。

久而久之,老公和孩子虽然不喜欢这种被操控和限制的感觉,但也不想和Rachael发生冲突,渐渐地忍耐了下来。

于是,亲密关系成为了控制者与被控制者的关系,Rachael成为了关系中的「圣母」,而老公和孩子则退化成了「婴儿」。

亲密关系中的「圣母」,通过暗示「你不行,让我来照顾你」引诱对方成为自己的孩子;而关系中的「婴儿」,则通过暗示对方「我还很小,没法对自己负责」来引诱对方做自己的父母。

这段关系中可悲的是,圣母以为自己给予的是爱,但给予的却只是溺爱和情感操控。

记得在《少有人走的路》中提到,爱,是为了促进自我和他人心智成熟而具有的一种自我完善的意愿。所以,「圣母式溺爱」和「婴儿式依赖」都不是爱,而只是为了安全感而伪装成一场名为爱的游戏。

在亲密关系中,无论圣母还是婴儿所表现出的,都不是完整的、真实的自我。圣母通过控制他人体验着一种「无所不能感」,来满足自己安全感的匮乏;而婴儿却通过放弃自我,放弃体验成长过程中所必须体验的痛苦,来满足安全感的需要。

「婴儿」固然得到了「圣母」无条件的关心,享受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却失去了成长为更好的自己的机会和权利;而圣母虽然得到了控制「婴儿」的权利,却丧失了表现自己真实脆弱面的机会和被对方照顾的权利。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拥有「成人的自我」和「内在的小孩」两个部分。当我们的成人自我占据优势的时候,我们则会显得成熟稳重。比如在工作中发挥创造力,领导同事等等。

有时候,我们又会表现出幼稚和具有童心的一面,比如在父母长辈面前,我们又会变成一个小孩子,表现出依赖、幼稚的一面。

在亲密关系中,一方的「成人自我」被剥夺,另一方的「内在小孩」被剥夺的时候,双方都没有办法真正的「做自己」。

而在一段健康而平衡的亲密关系中,双方都可以做最完整的自己,既可以表现出「成人自我」,也可以表现出「内在小孩」。

爱情中最不能妥协的一个问题

曾经有人告诉我,势均力敌的爱情才能长久,而爱情中最不能妥协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能否在关系中表现出完整的、真实的自我。

美剧《纸牌屋》中,凯文·史派西主演的弗兰克·安德伍德是国会议员,民主党多数党党鞭,浸淫政坛多年,在国会的地位仅次于议长。

剧中的弗兰克,果断犀利、坚毅沉稳、聪明自信、野心勃勃,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对他而言,一切都是为了权力,没有亘古不变的立场,只有永恆的利益。

他深谙政治游戏规则,洞悉人性,精于世故,幕后操纵和影响着政府的法案通过、人事任免,每一步都精心策划、连环相扣,充分展现了一名政客的运筹帷幄和不择手段,坚定地在朝着实现着自己政治野心和抱负的大路上高歌勐进。

弗兰克的妻子克莱尔,掌管着一家名为「世界之井」的NGO(非营利组织),专门为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人们提供清洁用水等援助。

克莱尔是一个聪明、理性、冷酷、现实的女性。克莱尔曾经很坦诚地对自己的摄影家情人说,当面对众多追求者的时候,她深知只有弗兰克才能给她想要的。

他们的关系分析一下的话就是,信任彼此,互助,开放,理性。他们彼此独立,而又互相依附。也是很多人眼里的「理想中的夫妻关系」。

这类夫妻关系里,既有爱与感性的部分,也有理性和利益的部分,并且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

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甚为独特:既有晚上在温暖的屋内一起品酒,同抽一根香菸,探讨心事的水乳交融,也有为了各自事业的奋斗。

也就是说,他们既可以在关系中互相袒露脆弱,互为彼此的父母,也可以在关系中为了双方的事业而共同奋斗。

在弗兰克与克莱尔的亲密关系中,双方既可以表现出「成人自我」,也可以表现出「内在小孩」。他们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女人依附男人或男人控制女人,这种一方付出而另一方索取的关系,而更多是一场两个独立完整人格之间的互助和博弈。

长久的亲密关系像是一个天平,天平的两端则是两人的完整自我,当双方都可以在关系中表现出完整的自我时,天平才能保持平衡。

如果关系沦为一方永远扮演「父母」,另一方永远扮演「婴儿」的过家家游戏,那么无论当下的生活有多精彩、有多梦幻,失衡的天平终将会导致关系的破裂。

长久的亲密关系也像是一场博弈,所以必须保持与对方不分伯仲、势均力敌,才能长此以往地相依相息。因为,过强的对手让人疲惫,太弱的对手则令人厌倦。

就像在《简爱》中说的那样「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而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而婚姻中最不能妥协的就是两个字:自我。你的自我的品质决定了婚姻的结局。那些没能走下去的人,都输在这口气上。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

所以,女人一定要有四样东西: 扬在脸上的自信,长在心底的善良,融进血里的骨气,刻进命里的坚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