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故事:曾被亲生母狠心丢弃,长大后有钱亲生母非要相认

有钱的亲娘来认我

文/冯增芹

郑未央是李如玉的闺蜜,她的什么事都不瞒李如玉,但李如玉却有事瞒着她,那就是未央是她娘捡的这个事。

村里人都知道,但是都不会去说。因为抚养一个孩子要付出全身心的爱和精力,大家都怕让孩子知道了这事,引起孩子和养父母的隔阂,都不会对孩子吐露事实。本着保护她小心灵的善意,她的闺蜜自然也不想让她知道。这是李如玉跟我讲的关于郑未央的故事。

郑未央的养父是个读过几年书的人,给郑未央起了个比较诗意的名字。他们夫妇不能生养孩子,这郑未央是有人送上门的,孩子长的白白净净,小小的人儿还没睁开眼就看得出很漂亮,一看就让人喜欢。从此郑未央的养父母,就把郑未央捧在了手心里。

那时候,生活都很苦,郑未央的父亲指望走街串户磨剪子抢菜刀来养活一家人。以前可以出去个月成十的不回家,自从有了郑未央,他是每天都要回家抱抱宝贝闺女,他赚的一点钱一家人吃饭穿衣都很拮据,但他还是经常给闺女买来点心发夹小木马等小玩具。惹得别人都羡慕,亲生闺女也没这样娇宠的。

郑未央长到了十九岁,有一个女人上门来,郑未央的养母哭了很久。后来,养母告诉郑未央,她得知道自己的身世了,那个女人是郑未央的生母,想来把郑未央认回去,郑未央很震撼,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别人垃圾一样丢弃的,根本没人在乎的,甚至还是累赘的孩子,而含辛茹苦把她捧在手里的父母,却不是亲的。她接受不了,更不认那个所谓的亲生父母,她告诉养父母,那女人再来直接用棍子砸跑,他们不砸,她自己砸。后来,那女人又来没来不知道,反正很长时间郑未央没再见到那个女人。

捡郑未央的时候,他们两口年纪就很大了,渐渐地郑未央长大了,他们也都失去了劳动的能力,养父母也没能攒下积蓄供以后生活。郑未央也很懂事,看着日渐衰老的父母,知道要靠自己养家了。她自己不爱读书,于是出去打工,到一个工厂干活,一天到晚要工作十二三个小时,还没有休息日,才能赚到微薄的工资。除去自己吃点饭,就是给家里的养父母。自己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

那天寒冬,工厂放了假,郑未央揣着两个月攒下的所有钱回家,班车上很挤,被小偷划破衣袋偷走了。

回村的路上,郑未央走得很艰难,父母在家盼着她,更需要她拿回钱来支撑生活。正在郑未央红肿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个衣着光鲜穿金戴银的女人一脸笑意站在了眼前。郑未央被她身上的光彩照得眼晕,推开她不搭理。这个女人就是郑未央的亲生母亲。那个女人眼睛也红了:「孩子啊,我可是你亲娘,这么多年我没有一刻忘记你,做梦梦见你喊我妈啊,都怪我,当年……」郑未央:「你哭啥呢?我又不认识你,你不就是一个为了一定生个儿子把亲生闺女狗一样丢掉的人吗?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女人愕然:「这些都是你那个娘给你说的吧?」郑未央:「太自己为是了,挑拨啥呢?有用吗?我又不是傻子,不会自己打听?」女人说:「以前是我不对,现在看你生活的这么难,一个女孩还要赚钱养家,我就想让你回到我身边,也给你养父母一些钱作为补偿。」郑未央打量了女人几眼:「嗯,看样子钱是真有,但良心早没了,我父母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了,你现在要来认我了,想什么呢?」说着,瞪了女人一眼就快步往家走,虽然那个家缺钱,但爱是满满当当的,养父母绝对不会因为她丢了钱责骂他,只有在他们跟前,她才有安全感。

女人在后面说:「咱家现在有钱了,你别在外受苦了,跟我回吧……」郑未央不再答话,快速往家赶。女人喊着:「有困难一定来找我呀!」郑未央带着深深的鄙视回了那个贫穷的只有几间破瓦草房的家。

郑未央进门,看见父亲躺在床上,而母亲端着水,拿着药在给父亲餵。看见郑未央进来母亲说:「我到村头想接你的,遇到你亲娘,我就回来了。」郑未央才知道,她养父得了直肠癌,没钱在医院,只好回家养着,说是养着,还不就是等死吗?郑未央看着那个对她疼爱备至的父亲,如今瘦成干柴,哭着怨养母为啥不给她说,为啥不送父亲去医院。

哭完了,郑未央知道哭是没用的。郑未央走遍了亲戚邻居,借到了一点医药费,把父亲送到了医院。巧的是,医生是她小学班主任的儿子,知道她的情况,就破例自己担保,先给郑未央的养父做了手术,术后的后期治疗还是需要很多钱,医药费已经拖了很长时间,再让那位医生给担着,也是说过不去了。

郑未央找母亲要来女个女人的地址。不怪我写是那个女人,在郑未央的心里,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女人,陌生而又让她深深憎恨。自己的父母亲正在受生活的煎熬。

郑未央找到那个女人,女人很高兴,郑未央说:「我喊你一声妈,能卖多少钱?」女人愣了,随即又说:「孩子,你需要钱尽管说,什么卖啊买的……」

郑未央伸过手来,女人转身回屋,拿出一张银行卡,要交给郑未央,又迟疑一下:「你可要答应我以后要回家来。」郑未央冷笑:「真是生意人,会交易,如果我父亲好了,我会来感谢你的。」女人没办法,叹了口气,把银行卡给了郑未央。

郑未央的养父治疗了一段时间,病情稳定下来,就回了家。郑未央继续出去打工,女人来找她几次说让她回家给她帮忙,以后郑未央的生活她包了,郑未央不去。

过了半年多,郑未央的养父病情复发,经过几天治疗,再也挽救不过来他的生命了,养父把郑未央叫到跟前:「闺女啊,眼看着我不行了,你娘也老了,我们就担心我们都没了以后,你没有个亲人,太孤单了,所以,你亲娘让你回家我们都不反对,你好好的,我们合上眼才能放心……你得答应我呀」郑未央,放声痛哭,哭够了,只好点点头,让父亲安心。

郑未央给养父买了一副好棺木,把他安葬了。她为养父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后来过了一年,郑未央的养母也故去了。

那个女人又来找她,让他回家。郑未央想着父亲临终前的话,跟着女人回了家。夜晚独坐华丽房间的床上,郑未央感到从未遇过的孤独。她知道,她的感情里已经再也没有亲人,这个家根本融合不到自己的生命里。

第二天一早,郑未央打点行李,又去了原来的工厂打工,未来的日子,彻底孤孤单单一个人走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