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妻」问题,谁都不要滥用「悲情牌」!

重庆市,26岁「同妻」朱兰在家中独坐

「生完孩子,刘思琦才发现自己丈夫的另一个身份。坐在电脑前,她疯狂地搜索有关『同妻』的信息,瘦削的肩膀抖得厉害。在内心深处,她始终不肯接受丈夫是同性恋这个事实,直到有一次,丈夫在梦中叫出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她彻底心碎。没有质问和争吵,丈夫很快摊牌。刘思琦写了一封遗书,发在了一个男同论坛里。她准备跟丈夫好好聊一聊,然后就跳楼……帮她照看孩子的父亲,打电话让她回家餵奶。孩子把她从绝望中拖了回来,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陈素春比刘思琦有着更深的痛。13年的婚姻生活,丈夫人前热情健谈,人后冷漠暴躁。『长头发揪着撞向地板,头脑一片空白,绝望极了,』她说,『新婚后,夫妻生活一个月一次,他让我算好排卵期,到那天才会同房,直到第六个月怀上孩子。』此后,丈夫以『前列腺疾病』为由,再也不愿有肌肤之亲。」

「徐洁,从相亲到离婚不到一年的时间,兴奋、猜疑、绝望、恐惧填满了这位大学教师的生活。婚后一个月,徐洁送给前夫的生日贺卡中写道:谢谢你给了一个女人有关家的希望,希望我们能够相互包容,相濡以沫。当晚,前夫男朋友出现,徐洁撕毁了没来及送出的贺卡……徐洁说,在同妻和同性恋的问题上,几乎每一个同妻都遇到过菜刀和膝盖。『婆婆要拿刀捅死丈夫。』徐洁前夫说服不了父母,只能把算命、偏方一一试过。最后婆婆下跪,以跳楼相逼,乞求夫妻二人不要离婚。接受不了同性恋子女的父母,通过生命和尊严的威胁,试图掰直「病态」的子女。」

——新闻摘要

看完同妻专题报导,我们可以真实地感受到,同妻在婚姻中通常会碰到很多问题——冷暴力甚至家暴,少性甚至无性,以及性病、爱滋病的威胁。

一个被广泛引用的数据是,「中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有2000万,其中80%会进入婚姻或已经在婚内,约有1600多万女性嫁给了同性恋或双性恋的男子。」

我心生同情,在看到新闻的当下我心情非常沉重。我对于同妻,以及同妻背后的男人,都心生同情。

作为女人,被同志骗婚,她们被剥夺了知道事实真相的权利,也被剥夺了获得幸福家庭的权利。

作为努力编织婚姻谎言的同志,他们迫于各种家庭压力、社会压力,也失去了生活得坦荡的机会。他们双方都很可怜。如果再把问题往深入了说,双方家庭、小孩也是同妻之殇的受害人。可是,

同志,请不要企图用悲情洗白

当然了,

很多Gay会把同妻的悲剧推给社会,

「要不是社会不接受,我们怎么会骗婚。」

「如果你是Gay,不骗婚你能怎么办呢?」

好像这样就给自己骗婚找到了隐形盾牌、刀枪不入。

真的必须要说,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社会给我们很大压力的同时,

它并没有给了我们伤害他人的权利,

更没有递给我们伤害他人的武器。

so,

如果你不能抵抗压力要和女人结婚,

那是你的选择。

如果对他人造成伤害,

那也确实就是你的过错。

路并不止一条,不婚、形婚、代孕,等等,

你其实也可以选择这些路,

可你非要去骗婚,

你能全怪社会?

好吧,

如果你说和形婚、不婚、代孕风险和代价都太高,

非要和直女结婚。

那,

可不可以在婚后管好自己的菊花或者丁丁?!

做了骗子就别再做野子。

你管他大风怎么盪,

也请要么管好你某些部位。

既然骗,请深骗。

骗得他人都信以为真,

骗得自己滴水不漏的,

那也算是本事。

可往往绝大多数人,

做!

不!

到!

to 那些骗婚的Gay,

既然选择婚姻,那就请承担其中的责任。

如果不能克己,最终东窗事发,

那你就是做错事的那个人。

骗婚失败,闹得悲剧收尾还不是最惨,

那些使用家庭暴力、威胁手段的Gay,才恶心。

不是每个Gay都会有个同妻,

不是每个同妻都有个悲惨的结局。

同妻,也请不要过渡沉溺于悲情

我真的很不喜欢过度悲情的同妻。

看到新闻的时候,真的很吃惊:

有同妻因为被骗婚想要自杀;

还有同妻为了孩子继续屈辱地维持婚姻关系;

更有甚者,

担心离婚了自己就活不下去(经济上)。

 我也真的是很无语。

新闻里那么多悲惨的同妻案例,

不少也要责怪同妻自己的处事方式。

你们悲惨、你们可怜,

那为什么不从这样的生活里勇敢的走出来?

寻死?有必要吗?

被家暴?用法律武器啊!

为了孩子维持婚姻?

畸形的家庭环境下真不见得比单亲环境要好!

而且实在想要孩子有爸爸,

离婚再婚不就好了?

而且退一万步说,

难道自己的幸福就一点都不重要么?

我知道有人想说,

离了婚的女人想再婚来获得幸福有多难你造吗?

我只想说:我!不!知!道!

但!是!

之所以离婚这件事情存在,

不就是为了让婚姻不幸的人离婚吗?!

如果你不相信离婚后你能获得幸福,

那你就继续在与同志的婚姻里好了。

好嘛,我也必须承认,

现行法律并无「丈夫与同性发生性行为或同居的行为可判离婚过错」,

而且,孩子的抚养权和赡养费,blabla都很麻烦。

BUT,

有心人,事竟成。

结婚那么大的事儿都能完成,

何况离婚呢?

想离总能离的。

至于孩子的抚养权和赡养费,

我仍然觉得那不应该是同妻第一考虑要素,

第一考虑应该是:自己。

勇敢一点,

独立一点,

不是每段婚姻都有美好结局,

失败的婚姻之后你也可以拥有美丽人生。

旁观者,请不要复刻悲情

新闻记者过于悲天悯人的基调,

让我很烦。

自私点说,

我觉得他们给同志群体的负面形象又加了一笔。

客观点说,

我希望他们在做新闻的时候看问题的角度丰富一点。

你至少也放两个「涅槃新生」的同妻案例,

我知道也有同妻很勇敢地走出阴影,

她们的故事也值得被分享,

她们的经验值得借鑑。

但为什么在你们的专题里完全找不到这样的案例?!

最后,

我再次表明对于「同妻之殇」的态度:

同妻问题,谁都不要过分使用「悲情牌」。

同志和同妻,

都有不止一种人生选择。

作者:罗文

想认识更多优质形婚对象?加微信公众号彩虹佳缘Queers,支持免费形婚交友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