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爱情来了,友情就要离开

长久以来,有这样一种东西,自从其存在起,就未获得过应有的历史地位。

长久以来,有这样一种东西,她紧紧围绕在我们身边,而我们却常常将她忽视。

长久以来,有这样一种东西,我们想去拥有她,却不敢为此付出太多。因为一旦我们做出了一种本是正常但在世俗的偏见看来则是过分的行为的时候,我们就会受到旁人的背后猜忌。

这就是友情。一直以来她都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一直以来她都处在一个十分压抑的社会。友情,爱情,亲情本是三种伟大且平等的自然存在的感情,然而友情却被人为的评为最下等。当我们拥有爱情的时候,我们便会忽视友情;而当我们失去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自己对友情一如对爱情也是如此的渴望。

误解往往来源于偏见,而偏见则往往源于对事情本质的不了解。以个人为中心,我们与某一个人的感情发展是由友情到爱情,再由爱情到亲情。这三种情感只有先后之分,却无高低之分;这三种情感只有浓淡之分,却无真假之分。

当两个人彼此欣赏的时候,他们的友情也就产生了;当两个人不仅彼此欣赏而且即使生活在一起也感到快乐时,他们的爱情也就产生了;当两个人不仅彼此欣赏,不仅生活在一起感到快乐,而且能够长久地生活在一起并能彼此面对生活中种种挫折与困难的时候,他们的亲情也就产生了。

许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的东西却不适合自己,适合自己的东西自己也未必喜欢。正是在经历一种这样的选择过程之后,我们方确保了爱情的唯一性,对方既是自己喜欢的,也是适合自己的。爱情往往意味着婚姻,意味着两个人从此以后就将永远的连接在一起,之后爱情还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考验。

如果爱情经受了考验,那么爱情将发展为亲情;如果爱情没有经受住考验,那么爱情将再次退为友情。爱情的破裂并不意味着彼此的伤害,而是意味着彼此的不适合。因此我们并没有必要因为失去爱情而也抛弃这份友情。

友情的对象是多方的,她不要求一方对另一方的绝对忠诚与专一,而爱情的对象则是单一的,她要求一方对另一方的绝对忠诚于专一。

友情不会在乎对方的与其人本质无关的种种外在条件与环境,而爱情却不得不更多的考虑与对方作为一个人本质无关的种种外在条件。

许多曾经热烈相爱的人在世俗的无情偏见下,不得不屈服,最终只能以种种滑稽的理由悄然谢幕。如果没有这些偏见,他们生活的会有多快乐啊!这到底是谁的错?是世俗这面墙是如此的坚固以至任何东西也不能将它打破,还是现在的爱情确实太脆弱?

我们应当确保爱情的高贵与永恆。我们可以对一个已经有爱的人表示无尽的爱恋,而这一切情感也只能止于表示。一切超越于这种界限的人的行为不仅是对自身的极不负责的自私,同时也是对我们所爱的人的最大伤害。我们必须相信正如我们对对方的爱恋一样,对方对她所爱的人的爱恋亦是无比真挚与永恆。因为真爱一个人绝不是爱一个人的外在一切,如果仅仅只是爱他的外在一切如金钱如权势,那么世界总会有人超越她所爱的人,所以这种爱便不能长久。凡抱有此种爱情观的人,他一生或许会经历无数爱人,却不会有一份得以长久。凡是一切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爱情是绝不可能长久的。物质可以让两人生活一生,却必不可能让两人幸福一生。而只有爱一个人的内在,这爱才能长久以至永恆。这内在不仅指他身上所特有的区别于其他人的一切品德,也指他们曾经生活在一起的种种快乐或痛苦的回忆。我们可以非常自信地说终有一天我们可以且一定会超越她所爱的人的外在一切,但无论如何,我们却始终无法去取代他所爱的人的位置。除非,除非她所爱的人内在发生了质的变化,否则一切超越表示之上的行为最终都被证明是徒劳的。爱情既是理性的也是感性的。理性告诉我们必须控制自己的行为以避免造成对对方的一丝伤害,感性却也告诉我们一切都有可能,我们除了表示之外,仍然可以等待。

我们始终要记住爱一个人,就是爱她及以她本身中心所含有的所表现出来的种种气质与特性。而这一切却是不仅今天不会变,明天也不会变;不仅十年后不会变,一百年后也不会变;不仅与对方近在咫尺时不会变,与对方相隔千里也不会变;不仅对方接受我们时不会变,对方拒绝我们时也不会变。所以无论对方是否接受我们的爱,我们都应当保持着一样的态度。我们也要始终要记住即使我们将来孑然一身,我们也可以骄傲对自己说,曾经我是怎样热烈的爱过。我们曾多么自私地希望我们所爱的人只是一件普通的没有情感的物品,这样我们就可以不顾一切甚至不择手段地去夺取她占有她。然而她却是一个有血有肉,充满感情的人。她是如此的善良与多情。这铁的事实让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我们的一举一动。哪些行为会让她莞尔一笑,哪些会让她痛苦不堪。如果我们的一切加之于对方的行为都让对方感到难过、悲伤、甚至痛苦,那么我们就应当毫无犹豫地选择退出,选择远离。宁在我们所爱的人心中保有一丝美好的回忆,也绝不再去自私地激起对方生活的一丝涟漪。美丽浪漫的爱情从来都是悲剧的,谁也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

出于友情而对朋友表示关心和爱护,往往是一方的心甘情愿,无所谓应该不应该。无论你是否对你的朋友表示关心和爱护,你都不会感受到一种舆论的压力。而出于爱情对恋人表示关心和爱护,则不仅仅是一种心甘情愿还是一种责任和义务,一种舆论的压力。许多时候,你对恋人的一切行为并非是自己愿意,而是因为整个世界都认为应该如此。所以当所有恋爱的一方出现同一某种情况的时候,那么所有恋爱的另一方则往往会做出同一某种情况的反应。所以当我们与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自然,而与恋人在一起的时候则会感到拘束。

当我们与恋人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如果我们感觉受到束缚,在确认这种束缚不是由于害羞而是出于彼此或一方的勉强所导致的一种不适合不自在的感觉的时候,那么此时两者之间的感情就并非是一种真正的爱情。有时候即使是双方认识到彼此之间已不存在爱情,但或许是还对曾经幸福的岁月有所怀念而不忍离去,也或许是对世俗舆论的压力有所顾忌而不敢离去。而无论是不忍还是不敢,这都是一个错误。彼此应当快乐的离去就像当初快乐的相遇。

就一般情况来讲,友情与爱情的最大区别即在于彼此是否愿意生活在一起,而爱情与亲情的最大区别则在于彼此是否愿意且适合生活在一起。而无论是愿意还是适合,生活在一起就意味着一方对另一方负有种种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淡忘一份友情,抛弃一份友情,显得如此简单,但当我们去尝试着淡忘一份爱情,抛弃一份爱情的时候,却显得如此艰难。

友情可聚可散,爱情聚难分也难。

友情自由个性,爱情举世偕同。

友情七分和蔼三分严肃,爱情三分和蔼七分严肃。

相比爱情,友情更强调双方的主动与热情,爱情或许由于偏见还存在一厢情愿,而友情则理智多了。友情任何一方的冷漠将直接并不可避免的导致另一方的离去。

如果友情双方没有相互关怀或者只是一方由于对于另一方不舍而採取的一种并非来自于内心真正愿望的关怀而导致两方都不快乐或一方痛苦一方无所谓,那么这友情的存在也就没有多大意义。

友情,爱情。两者是如此相似以至难以辨认。但人是多么的奇怪啊!为了方便自己去辨认友情和爱情,为了防止自己爱情的破裂,他们竟剥夺了自己所爱的人最真切的友情。对方居然也就真的为此做出了让步,从此就註定了彼此会失去一些友情。还有一种人,她们由于不知辨认友情和爱情,她们也害怕并非自己所期望的爱情的来临,而常常匆忙拒绝一段友情的来临。或许她们并不知道,除非她们自己主动愿意去接受,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强迫她们去接受一份爱情。不是别人,而是她们自己剥夺了自己本来所应该拥有的最真诚的友谊。

牵手不一定就是爱情,友情亲情也可;相拥不一定是爱情,友情亲情也可。

然而,现在,社会,一切出于真挚友情的本能的纯洁行为由于偏见都被认为是含有非分之目的,并因此最终都将受到世俗勐烈地抨击与猜忌。

所以,现在,社会,一切友谊是那么淡,那么淡……

友情啊!友情!

我热烈地歌颂着你

然而并不是因为你长存于我身旁

而是你早已离去

不是因为我今拥有你

而是因为我已失去你

忽地,一阵孤独涌上心头

湖面泛起一层层波浪

在金色阳光的衬耀下

水珠似流星般闪烁

而我的心

却如一潭死水

任何感情

也激不起她的一丝涟漪

人还活着

心,却早已死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