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肝癌,她为了给儿子娶媳妇放弃治疗,岂料儿子和丈夫都不同意

淑华结婚一年后生下了儿子强强,看着孩子又大又圆黑黝黝的眼睛扑棱扑棱的看着自己笑,淑华感觉自己好幸福。他对老公说:「我们再不生了,就这一个孩子好好养着。以后供着他好好读书,长大了再给娶个媳妇我们就等着抱孙子。」

淑华的老公杨民也随声附和着老婆说:「你说不生就不生,我看一个娃娃也挺好。」

可是过了几年,看着周围和自己年龄一般大的年轻人都生了二胎,好多都是一儿一女,他俩好羡慕。俩人经过商量决定再生一个,最好是女儿,一儿一女长大了也互相有个照应。

为了能心想事成俩人又是求神拜佛又是寻医问药,只希望生下的就是女儿。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俩人就等着女儿快点来到自己身边了。

几个月后淑华终于怀孕了,妊娠反应和怀着儿子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怀儿子的时候她爱吃酸的,现在却是无辣不欢。想着和怀儿子时不一样的妊娠反应小两口确定无疑的认为这次怀的是女儿。淑华连给孩子准备的衣服都是女孩子的,可是等孩子生下来俩人泄气了,又是一个大胖儿子。

他们给小儿子起名壮壮 ,这个孩子长得虎头虎脑也让人喜欢。

想着两个儿子以后就得两个媳妇娶,两院房子盖,所以两人唉声叹气之后又开始了为两个儿子存钱的吃苦耐劳,辛苦耕作。

大儿子开始上学了,学习也很好,两个人很是欣慰。每天晚上看着孩子写作业的同时淑华也不忘记对孩子进行思想教育,希望他不但学习好,也要做个有礼貌的孩子,为人处世都要大方得体的孩子。这孩子很是听话,爸爸妈妈说的话也能听进去。小儿子壮壮可就没有这么好管理了,从小就鼻子吊着不是打人就是赖学,让夫妻俩操碎了心。

十几年后大儿子顺利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小儿子初中没有毕业就走上了社会。

想着两个孩子都能要媳妇了,家里也没有存下多少钱,尤其是现在娶媳妇还要楼房。想想都是愁,但俩人也没有泄气,喊着骂着让小儿子来和他俩一起种承包过来的几十亩地。小儿子说种田挣不了钱,直接跟上别人到外面打工去了,一去就是几年不回家,每次打电话都说要把房子买上,老婆娶上才回来。这孩子从小就不听话但能闯,所以老两口就由着他去。

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找了一份工作,自己谈了一个对象,对方的父母都是高校老师。

想着未来儿媳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自己却是农民,他俩有点自卑,但为了不让儿子受气,他俩决定把这十几年来存下的钱都拿了出来给儿子让他添着买楼房。可还没有等俩人把钱取了出来淑华就查出了肝癌。医生建议她筹钱换肝,说至少需要二十多万将近三十万元钱。

一听需要这么多钱,俩人吓懵了,俩人辛苦几十年也就存了三十万元钱啊!都要拿出来看了病儿子买房子咋办?娶媳妇咋办?思前想后,淑华决定放弃治疗,听天由命,活到哪天算哪天。

淑华的丈夫杨民想着妻子跟上自己几十年也没有享过一天福,现在竟然为了省钱给儿子娶媳妇连命都不要了,他伤心啊!他恨自己没本事挣不来钱,但他又舍不得让妻子离开自己,最后他决定拿出所有钱挽救妻子。淑华坚决不同意,她对丈夫说:「我已经活了五十多岁了,该吃的吃了,该喝的也喝了,但两个儿子才开始做人啊,你我要是给孩子娶不上老婆别人会看笑话的,那样你我就是到了阴曹地府都不会安生的。我走了,你就把这些钱拿出来一部分给老大添着买房子,给你留下一部分养老,老二从小就有本事,我不担心他。两个孩子都安顿好了你看哪里有合适的女人了你再给自己办一个,两个人对凑着把日子往完过……」

「你再不要说了,我谁都不要,我就要让你好好和我过日子!你我苦了一辈子把两个孩子也抚养大了,他俩都是成年人了,谁的房子谁买,谁的媳妇谁娶。你跟上我一辈子也没有享上一天福,我现在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想办法把你的病看好。你说你要是不在,两个儿子领回来个对象都没有人给做饭,我又不会做饭。你就往好处想,想着我们两个儿子都能自己领回来老婆,自己买上房子买上车,以后生个孙子你和我给带上……」

他千说万说妻子就是不愿意再配合医生,没有办法他只能给两个儿子打电话,希望他俩回来劝自己的妈妈看病。

当两个儿子听说母亲得了肝癌,都匆匆拿着钱连夜坐飞机回来了,都抢着要把自己的肝捐一部分给母亲。

听说两个儿子要给自己捐肝,淑华坚决不同意,她说:「你俩都还小,以后的路还长,把肝切给我以后你们也活不上个好人。我一个老婆子已经活了五十多岁也够本了,你们谁的肝我都不要,你们只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妈这一辈子也没有啥本事,没有给你俩存下多少钱。攒了几十年也就存了三十万元,你俩给你爹留下一部分养老,再的你俩自己看着分。以后都要好好上班,自己苦着给自己买个房子,娶个媳妇。娶上媳妇要对媳妇好,她才会跟上你好好过日子。等你俩日子过好了再想办法给你爹重新娶个老婆子,好伺候着你爹把肚子吃饱我就放心了。妈本想着过几年给你俩带孩子,看来现在老天爷不给我这个机会了,你俩就自己好好过日子,自己把孩子往大带……」

大儿子拉着母亲的手流着泪摇着不让淑华说:『妈,你不要说了,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北京的医院,找了最好的大夫,明天我就带上你过去检查。等你病好了我还要等着你给我带孩子呢,我岳父岳母都上班没有人给我带,只能靠你和我爹了。』

小儿子也拉着妈妈的手流着泪说:「妈,你不要胡想,就是花多少钱我也要把你的病看好。你不要担心我和我哥,我和我哥都有对象了。我对象孩子怀上都四个月了,我的房子也买好了,就等着装修好结婚呢,以后我还等着你和我爹给我带孩子呢。」

第二天父子三人也不管淑华同不同意,直接把她拉到飞机上,拉到了北京,住进了提前联系好的医院。

父子三人听从医生的安排直接化验血型,做交叉配血,凝血等,都积极准备给淑华捐肝。最后只有大儿子的一切指标符合要求,就是大儿子稍微有点胖,有点脂肪肝,需要减肥成功后才能捐献。

为了能尽快挽救母亲的生命,淑华的大儿子强强早晚的坚持锻鍊长跑,每顿都吃两个馒头加水煮绿菜,一个月下来一切指标都符合要求了。

手术那天,大儿子的岳父岳母带着自己的女儿来了,小儿子的对象也挺着大肚子来了。大儿子的岳母直接拉着淑华的手说:「你就放心的做手术,我就这一个女儿,我挑女婿不图他多有钱,我只看他对父母好不好,对我女儿好不好。你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一看就让我满意,你也不要为孩子的房子担心,我已经给他俩买了一套90多平米的楼房,首付我已经付了,按揭他俩自己还。等你病好了就准备给他俩带孩子,我和他爸上班没有时间带,孙子就全靠你了。」

小儿子拉着妈妈的手指着自己的大肚子媳妇对淑华说:「妈,你看,我儿子已经五个多月了,就等着你病好了给我儿子缝被子缝衣服呢。」

淑华的丈夫一句话也不说,他只是扶着手术床眼睛红红的看着淑华,直到把她送进手术室 。

手术很成功,后来淑华也度过了排异反应的危险期,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下地转悠了。

第二年的春天,淑华拉着孙子的手参加了大儿子的结婚典礼。在大儿媳妇甜甜的叫了一声「妈」中,淑华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