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媳良母杨银妹

杨银妹,是石佛寺镇机车下村出了名的孝顺媳妇,现在又由「好媳妇」变成了「好婆婆」,是一位众人夸赞的女强人!

杨银妹是一位瘦小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婆,抱着不满周岁的孩子在餵牛奶,个头不到一米五七,体重顶多七八十斤,怎么看也看不出「女强人」的模样来。时光磨砺的丝丝银发整齐地掩盖着耳垂,配上黄蓝花色时尚的棉绸衫显得整洁有序;额头上留有风雨沖洗过的道道刻痕。一双不大的眼睛在水分不足略带黑黄皮肤的映衬下可谓格外清亮有神!她急忙微笑而又有礼貌地回应,从她柔和清脆的声音里透出了几分内敛和坚毅!就这么一个孱弱、内敛、朴实的农村妇女在一个十多口人的大家庭里挑起大梁?

在公婆眼里, 她是乖巧孝顺的好媳妇

杨银妹1957年生,1975年18岁时嫁到石佛寺镇机车下村陈盛旺家。丈夫陈盛旺1953年生,大她4岁。那时家里有公公陈生林,45岁,婆婆胡荷香,44岁,小姑陈道容,7岁,小叔陈文安,5岁。六口之家上有老下有小,公公婆婆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体一直不健。一家人的浆衣洗刷,屋里屋外,农活家务哪一件能离得了她!一家人在她的操持下生活得井井有条,过的有滋有味!老少和睦相处、互敬互爱,其乐融融!尽管整天劳累忙碌,但有公婆的疼、丈夫的爱、姑叔的敬,杨银妹总是脸上乐哈哈,心里甜滋滋的,纵使有做不完的事,也有使不完的劲!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果真好景不长,1979年,就在杨银妹进陈家门的第四年,婆婆胡荷香查出子宫瘤,真是祸从天降!误工用钱且不说,在当时的县人民医院住院一个多月,照护病人家里三个男的一个小姑娘都指望不上,只有她这个儿媳日夜端屎倒尿、洗衣餵饭,悉心照料才按时顺利出院。从此,婆婆胡荷香的身体每况愈下,大病时有,小病不断,2000年又大病一场。特别是2010年摔断髋骨,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是80岁的老人!一躺就是几个月,这时的杨银妹也年近六旬,但在照料婆婆这件事上几十年如一日,一如既往,从无怨言!且越发越细心!这还不算什么,最难的还是今年,二月间,87岁的婆婆又摔一跤,导致大小便失禁,61岁的杨银妹这时是四个孙儿孙女缠身的奶奶,老屋新房(相距一里多路)两头跑,每天老早起床在新房洗衣做饭,照护孙辈,紧接着又马不停蹄带饭跑到老屋给婆婆擦身、洗衣、餵药餵饭,扫地清淤,整理卫生,难有闲暇!

婆媳间就这样相依为命几十年,那种深情,那种真爱,不是母女胜似母女!诚然,前不久也发生了一次「口角」:婆婆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刚刚恢复能够扶着下床,确实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唿吸唿吸新鲜空气,就拄着拐棍,一瘸一颠,颤颤巍巍,走到车辆穿梭的大路左闪右躲,极其危险!正好被前来送饭的儿媳杨银妹看见,吓得她脸色煞白,丢下饭碗冲上去一把抱住婆婆,非常生气地责备婆婆:妈!你这多危险呀!要是出了什么事叫我怎么办吶!要出门也要等我来呀!说完,杨银妹抱住婆婆失声痛哭,连忙道歉:妈!别见怪!我态度不好,我是害怕担心吶!婆婆也深感愧疚,流着泪安慰儿媳:银妹,好女儿!别哭,是妈不好,让你担惊受怕了!这几十年,要不是你的照料我恐怕早就走了!你虽说不是我亲生,比我亲生女儿还要亲吶!我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也不怪你,你永远是我们陈家的好媳妇!

在丈夫眼里,她是温柔坚强的好内助

她丈夫陈盛旺是家里的长子,14岁那年初中还没毕业就碰上了文革期间的「停课闹革命」,因为他是当时村里几个难得的「初中生」,经过几年的务农锻鍊,加上脑子机灵,很快被镇里一位管企业的领导看中,叫他到镇企业管理委员会打杂,那年他才18岁。由于他勤快、灵活、为人实诚,不久被调到当时镇里效益不错的硫酸厂负责管理,不几年又升任镇经营管理站任副站长。工作上顺风顺水更促使陈盛旺工作积极性日益高涨,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家里的事完全顾不上,这就苦了做妻子的杨银妹,结婚头几年的惬意生活随着婆婆生病就渐渐难觅了。

改革开放之初,家里分得七八亩田地,丈夫工作忙管不了,姑叔年幼管不了,婆婆生病管不了,只有她和年近半百的公公两人负责。犁田、鏪地、割谷、插秧一切男人做的农活样样得做。公公年龄越来越大,杨银妹的劳动强度也就越来越大!但,从来不埋怨丈夫一句,好像这些本不完全归她承担责任与生俱来都是她的。特别是1998年大水,8月快到晚稻收割档口。武穴最大内湖武山湖水位陡涨,长江水位已到历史最高峰值,无法外排,眼看湖边的4亩即将到手的水稻被洪水淹没,杨银妹顾不了那么多了背着家里的大木盆跳进齐腰深的水田,一把一把在水里抢割,又一把一把放在木盆里,一步一步艰难地推到一百多米的岸边,又一把一把困成大把。就这样反反覆覆,在水里浸泡五个多小时才勉强抢完稻谷!又协同公公一担一担地挑回家里!直到深夜待结束时,她才感到身子好像完全散了架!这需要多大勇气、决心、毅力、耐力!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不!不光只她,还有她家人,特别是他丈夫陈盛旺比谁都清楚!当丈夫看到躺在床上不愿也很难动弹的妻子,红着眼圈充满感激地跟妻子说:银妹,我们这个家,要是没有你就不成家了!真是我的好贤内助,谢谢你!

在姑叔眼里,她是善良慈爱的好嫂子

杨银妹进陈家门那年,小姑子陈道容才7岁,小叔陈文安才5岁。虽父母都健在,他俩接近最多也最愿意接近的还是嫂子。不光是因为孩子不喜欢父母的那种威严,而是因为那时嫂子还没有孩子,总是把小姑叔当成自己的孩子那样关爱!那时想穿漂亮整洁衣服很不容易,买布要布票,每到过年,杨银妹总是要求丈夫想法子为弟妹置件新衣服,即便没有条件置新的,她自己动手将姑叔的旧衣服找出来洗的干干净净,破了的地方,用巧手缝补得妥妥帖帖,漂漂亮亮!穿出去比一些新衣服的孩子都让人眼馋!

杨银妹不仅在生活上对姑叔的关爱,在做人方面如慈母一般关心。虽然自己不识字,但当弟妹放学后总忘记不了督促他们写好作业,有时弟妹看到嫂子一天到晚总是忙忙碌碌很心疼,也想帮帮嫂子,总是被嫂子谢绝。她说,你们现在是读书学习好时候,要以读书为主,不要像嫂子一样不识字,要有出息!在嫂子慈母般的引导鼓励下,姑叔二人都完成应该完成的学业。小叔陈文安后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小姑陈道容出嫁时动情地说:别的女孩出嫁舍不得父母,我出嫁既舍不得父母,更舍不得慈母般的好嫂子!

在儿子的眼里,她是母爱无限的好妈妈

杨银妹进陈家门第六个年头,也是1981年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大儿子陈丕任的出生,给陈家增添了热闹和欢乐!爷爷奶奶爱不释手,无奈年过半百,带孙子越来越吃力,好在13岁的姑姑,11岁叔叔像爱弟弟一样喜欢小侄子,丈夫陈盛旺更是喜出望外!在那个计划生育当国策的年代,育龄妇女生了一胎就要上节育环,杨银妹也无例外,谁知4年后,1985年她意外怀了二胎,按当时的政策一律要引产,但考虑到这次意外怀孕不是本人的过失,是上环医生的失误,又加上月份太大怕有危险,后经有关计生部门商议,为了安全起见允许将孩子生下来,交点罚款,再上一次节育环,凡生了二胎的三年后等身体恢复了再做结扎手术,就这样二儿子陈丕杰意外地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时候陈家就成了8口之家!生活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杨银妹的家务事无形中又加了两层砝码,不过陈家的人丁兴旺给她这位传统女性同时增添了无穷的动力!再难也要把日子过好。

谁知3年后又一次惊吓给她的命运带来了又一次波澜,1988年,当二儿子3岁的时候,按之前商定也做了结扎手术,可是过了不久她觉得自己的肚子像长了什么东西一样,一天比一天大,家里人也感到事情不妙,不会是什么肿瘤吧,因为结扎了不可能再怀孕吶!到医院检查,结果更让人惊讶!果真是再一次意外怀孕!原来是结扎术前就怀上了。又一个不该出生的三儿子坚定地来到了陈家。

三世同堂,九口之家在当时是十分罕见的。三个阶梯似的的儿子给杨银妹送来了无尽的欣慰和欢乐,同时也给这个瘦弱的女人带来了一般女人难以承受的磨难和劳累……

这些,只有当儿子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才能慢慢体会得到!

现在,三十年过去了,这个家的家庭结构发生一些变化:

小姑子早已出嫁了!也做奶奶了!

小叔子也早已成家,一儿一女,家庭幸福!

公公前几年也乘鹤西去!

当年的九口减了三口又添了六口,成了十二口之家!大儿子两个儿子,二儿子一子一女。

当我问大儿子陈丕任:听说你当年读书经常逃学,你妈到石佛寺街所有的游戏机室满街找你,一次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劝诫你多学知识,你为什么就听不进呢?不然也不会到外打工啊!

是啊!当时要把我妈的话听进了一半,少玩点我一定会考个好大学!现在后悔也晚了,好在我妈的那些话我还记得,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像我妈一样做人,把我妈做人的原则通过我传给我的儿女!告诉他们:我的妈妈永远是最可敬的妈妈!

在儿媳的眼里,她是胜似亲娘的好婆婆

杨银妹的大儿子,二儿子都已成家,三儿子也在谈恋爱。她目前已经历了三个儿媳妇,大儿子的前妻小马因夫妻感情不和几年前已离婚,她对人说:我在陈家生活的那些年是我人生既难得又难忘的几年,现在离了最让我舍不得是我婆婆,她对我比我亲妈还好!到现在每逢杨银妹的生日她都忘不了给婆婆买些礼物!

现在的大儿媳小吕年初生一大胖小子,坐月子都坐不住抢着帮婆婆做家务。还协助婆婆悉心照顾奶奶,学着婆婆的样子给病中的奶奶端屎倒尿。有人问;你年纪轻轻的不怕脏?他说:我现在不像我婆婆一样学会照顾老人,将来我拿什么教育我的儿媳照顾我呢!

二儿子陈丕杰,在村部路旁建了一栋三层连二楼房,因为夫妻二人常年在外打工,几百平米的卫生平时只有靠妈妈打扫。节假日夫妻回来,媳妇小胡每次除了带礼物给婆婆外,只要一到家就大包大揽家里的家务事,不让婆婆沾边,有人问她,小胡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好好休息,比在单位还要辛苦,这是为啥呀?

她说:一年三百六十天,三百天我都在外,家里婆婆一个人既要照料生病的奶奶,还要照护四个小孩,我每次回来家里都是干干净净的,可见我婆婆多么辛苦!我回来几天就吃不了这个苦我以后怎样给我的儿媳妇做榜样?我们陈家的家风就是要一代一代地往下传!我今天是儿媳妇,若干年后,我就要成为婆婆那样的「婆婆」!

消息来源:武穴文联 版权归原着所有 作者:袁智晴(武穴市人大退休干部)

更多资讯请关注广济印象淘宝店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