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长大后,是不是也会结婚,然后离婚

现就读大专的羊羊和圆圆都是在离异家庭中成长,对于家庭各有感受,我们来看看她们的故事。

羊羊的故事:长大后,我会像你们一样离婚吗?

从两岁起,我便有个「大家庭」,有爸爸和阿姨,有妈妈和叔叔,还有同父异母的哥哥、异父异母的姐姐。上学时跟妈妈叔叔一起住,暑假则到爸爸和阿姨的家。虽然家庭状况跟同学不一样,但妈妈和爸爸从不会在我面前吵架,新年还有双倍红包。我以为他们都跟我一样开心,并未察觉他们的忧郁,原来只是他们隐藏得很好。

初中时,或许作为第三者、又不能生小孩的阿姨压力太大,加上爸爸疼我而吃醋,她对着我大爆发,发泄她的不满,然后爸爸又反击,看到他们对骂,我害怕得发抖,才发现大人之间存在许多问题……每当我跟爸爸见面时,妈妈都会暗中难过,原来对父母的感情是不能随意表达,快乐亦非跟谁都能随意分享。然后我也学会了收藏自己的情感,学会独自面对各种问题,大人们已经很多烦恼了,我不能再为他们增添麻烦……

我问妈妈:将来我和你一样会离婚吗?看到大人们复杂的关系,结婚对我来说只代表离婚、很多麻烦,和很多问题。其实我和妈妈、爸爸都过很快乐,为什么世界上不能够只有我们仨?为什么我的成长路上有这么多人出现?为什么不可以三人快快乐乐的去游乐场?其他人可以消失吗?为什么要处理这么多问题?什么是婚姻?我可以不结婚吗?

圆圆的故事:我不想回家,想要一个真正的家

可能妈妈结婚时年纪还小,生下我和姐姐后仍然十分爱玩。爸爸接我们放学回家后既要做家务又要做饭,妈妈却连电话也不接。爸爸找不到她,便会生气,会摔东西、砸门,偶尔还会打我们。凌晨时经常被他们的吵架声吵醒,睡醒后,也不时会看到电视机或玻璃门碎裂了。每天晚上看见爸爸开始不停打电话,便知道「今晚要吵架了」,但我和姐姐只能抱着哭……我不想回家,但我又可以去哪里呢?

四年级时,爸妈正式分开,我和姐姐与妈妈同住,但实际上生活所有大小事情都要自己处理,饿了就买外卖,生病了便自己买药吃,妈妈把家当作酒店,回来只是睡觉,我也不觉得这是一个家。我知道不会有人帮我,也懂得不去打扰大人,因为他们已有很多烦恼。虽然孤独,但同时又觉得变轻松,至少不用每晚害怕有人吵架。其实小时候我很喜欢粘着妈妈,但后来关系越来越差,我觉得只要自己能生存下去到就可以了,即使未成年,我不需要父母,自己一个也没问题。

话虽如些,我很渴望有人关心自己,却不懂得好好的表达需要,常因小事对同学发脾气,演变成被集体排挤,因而不想上学。初三时交了第一个男朋友,因为缺乏家庭温暖,我很认真地对待爱情,初中时就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把所有的爱都给予男友,希望每一分一秒都粘在一起,甚至以发脾气的方式索取对方的关心,当我故意挂掉电话,然后男友不断回电我又不断挂线时,却十分享受这「被关心」的感觉,可惜最后男友受不了。

其实,我只是想有人关心自己,甚至不计较付出和收获是否相等,为什么他们都不理解我呢?

所有人都有不好的经历,为什么有些会变成童年阴影?

创伤有很多类型,除了身体上的侵犯或家暴,大人们经常有冲突也是其一。父母是小孩两性关系的榜样,如爸妈经常争吵,小孩便会学到大吵大闹是解决分歧的方法。有些父母经常在小孩面前提及离婚、扬言要抛弃子女,亦会让小孩缺乏安全感。在羊羊的经历中,虽然在中学时期才意识到家庭的复杂性,但大人们的离离合合已让她失去对婚姻的信任。

如成长中长期缺乏安全感,男孩和女孩的反应有所不同,而且会在不同阶段浮现。当女生踏入青春期,会较易渴望从情爱关系上感受安全感及依付感,或许会容易投入感情关系中甜言蜜语的表象,但未能以健康的模式维系关系。

相反,男孩大多在小学时衍生激烈的行为,变得脾气暴躁,常会冲动和故意捣乱。这时候,大人通常只看到小孩无心上学、不交功课等表面行为,而不会想到背后的原因。

童年时期经历的创伤会有长远影响,例如自我形象低落、不相信婚姻或伴侣、与人常起争执等等,如没有妥善地梳理,便有机会变成「童年阴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