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对一个人成长的影响有多大?

文章开头我想讲一个故事,关于我自己的成长故事。在最初始的记忆里,我是个幸福的小孩,所有亲密关系的需求都得到满足。后来父母工作忙,我的记忆记忆里大多是和外婆、爷爷生活在一起的时光。然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多了一个弟弟。旁边的亲戚都逗我说,你爸妈不喜欢你啦,他们有新弟弟了,不要你了。

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父母带着弟弟外出工作,把我留在爷爷身边。记得那天走的时候,我一个人躲在被子里悄悄流眼泪,亲戚的话像是被证实了的预言,被抛弃了。后来转学到父母那边的新学校,语言不通,在学习和同学关系方面都比较复杂,超出了当时的我能处理的范围,然后就变得很沉默,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

因为初中第一次月考成绩非常好,当了三年的班长,在学校和同学关系也还不错。但是当时,却恰巧我的父母沉迷麻将。每天早上六点出去上学,父母还在牌馆没回来;晚上八点多下晚自习回来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人,他们在牌馆。有段时间心情非常难受,后来也就习惯了。我会把房间了所有的灯光、水龙头都打开,暖黄的白炽灯、唰唰地流水声,好像屋子里就有了人气,没那么寂寞。

高中三年,父母不打牌了,有应酬和交际,因为工作更忙了。对于我处于放养状态。还有钱么?月考了么?成绩怎么样啊?这是最常出现的对话。很多时候出现的一些事情,我都会憋在心里,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况且说出来父母也帮忙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还不如自己想办法解决。高三毕业,成绩没有想像的那么理想,在父母要求下填报的学校没录上后,我被自己填的一个很远很远的补录志愿的学校录取了,逃开他们的身边。

大学的四年,最开始的时候我是一个非常拧巴的人。抗拒一切出现,下意识和所有的人保持一个疏离感、维持一个安全距离。但幸运地是,这样拧巴的人也有人爱,有一群很好的伙伴接纳、修复我。然后,现在的我是一个非常毒舌又逗比的人,偶尔装装很有逼格,也自娱自乐,日子过得很开心。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

那些在家庭里经历过的被抛弃和被忽视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我如何待人接物。这个影响在我小时候并不见得一定是坏的,它只是我过去受伤做出的一个应激反应。封闭和外界的亲密接触,至少能让当时我不再次受到难受。只是到后来,当你周围的环境改变的时,过去保护我的这样一种应激反应,在新的环境里反而变成了阻碍我和新的朋友交流接触的一种障碍。我会不知道要怎样和他们相处,不知道怎么去沟通、去流露和表达自己的爱。我意识到在我的潜意识里留存一种幼稚的希望,会觉得如果我变得更好、更优秀、更完美、更听话,父母的关注就会回到我的身上,我就能够走出那种被抛弃的阴影。这种想要改变我和父母的亲密关系的心理,原本是出自我当时的自我防御。但成年后,那时的深刻感受在我心里留下了坑洞和阴影,我内心的孩子会想要去给这样的情况寻求更完美的结局。所以,我变得很在意别人的目光,我尝试去做父母、老师、朋友眼中那个最好的小孩,去满足他们对我的期待。然而,结果只是我很累,因为那个模样不是真正的我。可以看出,我后期形成的一个拧巴性格很大部分的原因是源自于我的原生家庭对我造成的影响。成长过程中,我都包裹着原生家庭留下来的一层「胎膜」。当我包裹着这个胎膜,我透过它唿吸、透过它观察、透过它接触这个世界。我不断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也没办法继续成长,脱膜活出真正的自己。

另一方面,我会变得很善于观察周围的环境,善于应对别人的问题。我的直觉也得到锻鍊,我能迅速适应充满变化的混乱环境,变得很有韧性,可以再心灵深处开辟出一块保护自己的避难所。韦恩-穆勒在《心灵的遗产:苦难童年的精神优势》一书中也写道,「童年受过伤害的成年人通常都会表现出独特的力量,他们具有深刻的内在智慧、非凡的创造力和洞察力。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在伤口之下——隐藏着一个深沉的灵魂,他们知道什么是美好的、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真实的。」你会比想像中的样子还要坚强,所以你也可以花时间想想哪些经历让你获得了那些好的素质。

确实,有一部分的问题存在父母一方。由于他们自己的状态或局限,没有能给孩子提供这些足够的安全感、亲密感。因为难过、失望、被抛弃、被忽视,我们往往会顾影自怜。而为了不去顾影自怜,我们需要否认自己的处境,否认自己感受到的压抑、绝望。但同样有一部分的问题出在我们身上,当时年幼的我们并没有很独立的三观,我们所有的信息都是在成长过程中,点点滴滴被输入进来的,包括我们信念系统、意识形态和三观等等。所以我们当时并不能独立思考这背后存在的问题,而只能陷于负面的情绪里面。

而我慢慢走出的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经历了这样三种状态:觉察、接纳与沟通。觉察我会从我身体中剥离一个我,以第三视角察觉我和身边人的一些相处行为模式和处理情感关系的模式,察觉我在家庭剧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然后思考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举措,这个是不是源自于我父母传递给我的信息,比如说:他们是怎么看待我的,希望我变成什么样的人,或者他们曾经对我说过什么样的话。是不是这些事情遗留下的影响。

接纳接受并不意味着同意或者认可的态度,而只是你客观的确认这些事情已经发生。接受也不是为了让你沉湎于过去的伤痛,而是让你清楚地看到你所处的状态,然后自我调节与改变。

沟通是在大二回家的火车上,我给妈妈打电话,偶然聊起我的未来。我问,你是不是很希望我以后很有能力给自己买车买房,希望我是那种别的家长都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她说:我没有想那么远,我觉得只要你能养活自己,不犯罪犯法,我也很开心。我又问,那如果我以后做的事情是我很开心,我觉得很好;但是你们不认同,觉得不好的你和爸爸会阻止我么?她说:那要看什么样的事情,妈妈可能会将自己过去的经历去判断这件事情可能会造成的影响,然后告诉你。其实,在这个过程,我和我妈妈就达到了一个良好的沟通。有的事情真的是你不说,我就不懂的。看待事情的观点没有对错,只是各自过往的经历和立场不同而已。所以互相理解,有事情多沟通解决,这样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很想说,不管你现在是经历过好的或者不好的过往,我都希望你能清楚地看见你自己。你应该明白你不应该为过去的经历而受到指责,或者为自己顾影自怜;因为你应该是一个有自己独立人格和意识的人,有责任去创造你想选择的那种生活状态。

原创/桑榆 进化论evo

欢迎微信关注「进化论」,一起做有趣的事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