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谈起父母愤愤不平的时候

图:Vincent Willem van Gogh

跟一位同事聊起父母,她打开了话匣子,她吐槽父母对她的不理解和不支持;吐槽父母为人处世的土气和奇葩;吐槽父亲的软弱、母亲的节俭;吐槽和父母之间发生的争执。她愤愤不平地说:

「我爸对我妈一点也不好,生病了还逼迫她干活」;

「我爸软弱又抠门,找他借钱都不借」;

「我上次跟他们吵架后,再也没打过电话回家」;

「我都懒得回家,家里连像样的洗手间都没有,我宁愿住宾馆」;

「现在我们互不搭理,谁也不管谁,挺好的」。

……

我问我的同事:「如果将来你有了心爱的人,他应该怎样对待你的父母?如果他嫌弃你对待父母的方式呢?如果他的家庭因为你对待父母的方式也嫌弃你呢?」同事果断地说:「那这种感情不要也罢。」

世事真的是这样非黑即白吗?我们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真的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吗?尤其是对待我们自己的父母,他们真的全都是过错?我们选择冷漠疏离的方式对待他们,真的完全正确?

如果是这样,那为何我们还是愤愤不平?因为我们愤愤不平的,都是自己的偏见和执念。

不可否认,我们长大了,翅膀硬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认知。我们受了高等教育,来到大城市,见识到更多的人和更大的世界,我们眼界变得开阔,认知变得客观,我们野心勃勃,渴望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然而,年轻意味着一无所有却又特立独行,想到达到目标,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需要理解,需要支持,需要帮助。

最合适的帮助莫过于来自我们的父母。但这时,我们才发现,父母是那么无力。他们贫穷、土气、眼界狭隘、观念偏执;他们只懂得靠体力劳动维持生存,甚至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家乡小城;他们对婚姻、成功、幸福的理解只局限于乡村的那一片土地;他们一生按照大众的样子生活,并渴望孩子也跟他们一样。

他们根本无法为我们提供支撑和帮助,甚至还会拖后腿。于是我们拼命挣脱,渴望逃离,与父母的关系每况愈下,一度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们一面愤愤不平,一面又对自己的独立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力量越来越强大,不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谁阻挡我们想要的生活,谁就是我们的敌人,哪怕他们是父母。

可是你想过没有,你翅膀软弱的那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都是借助谁的力量生活?如果没有那些力量,你能飞多远?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也是父母曾经为你付出的努力,它们真实存在着,提醒你,无论走多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遇到你爱的人,他应该怎样对待你的父母?或者,你希望他怎样对待你的父母?如果他也像你一样,如此看轻你的父母,看低你的家庭,或者像你一样,吐槽你的父母,你心里真的会舒服?如果你心里舒服,又为何一提起父母,仍旧一副情绪难平的态度?

无论将来你在哪个大城市生活,无论你从事怎样高端的工作,无论你看上去多么光鲜亮丽,你无法抹去的是自己的父母和家庭。但无法抹去,不代表不可以和解。也只有学会和解,学会真正平和地面对,一个人才能真正变得独立而自由。

我看过一些特立独行的人的故事。他们或选择从事冷门偏僻的职业,或选择深山归隐,或选择终身不婚。他们看上去活的自由而强大,远离世俗纷扰,只选择跟随自己的心。他们这样的人,真的每个人都能受到父母的理解和支持吗?肯定不是。

那么他们是怎么处理跟父母和家庭之间的关系呢?有个选择深山独居的人大意是这么说的,他说我也是普通人,肯定都要面对家庭琐事,事情来临的时候,平和面对,冷静处理,尽自己所能做能做的事情,然后,继续追逐自己心中所想。

所谓和解,解开的是自己的心结和执念,并非是改变他人所想。当你不那么在乎父母的想法,但依然学会尊重和理解他们的时候,你心里就没那么多愤愤不平了,也不会将自己生活的得失归咎到他们身上,而他们对你的束缚和要求,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我们要去更远的地方,看更好的风景,找到更好的自己,我们需要学会和解,摆脱束缚,轻装上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