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伴侣

「聪慧狡黠、出身平凡的爱玛,与俊美自恋的花花公子德克斯特原本像两道平行线,不会有任何交集。大学毕业前夕的一天,两人短暂邂逅,称不上甜蜜,却深深印入彼此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此后每年同一天,伦敦、罗马、巴黎、爱丁堡,时空变换,他们焦灼、倾诉、挂念、幻想、安慰、伤害,总是在最需要彼此的时刻,一再错过……」小说《One

Day》给我们描述了这样一段美丽的爱恋——男女主人公用20年的时间奔向对方终是永远错过,「一个20个『一天』的最美命题,无关柴米油盐的俗世,只关灵魂交汇的真心。」对于浪漫主义者来说,灵魂伴侣就是《飘》中斯嘉丽小姐跌宕起伏的爱情;或者是宝莱坞的歌舞中,女主角接受了一个她并不爱的男人后,最终遇到了梦中情人的美好剧情。

「通常情况下,我们说灵魂伴侣指的是完美契合我们的品味、价值观的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我们希望爱情能够天长地久,充满幸福、温存、愉悦……」法国种族精神专家托比•纳当在其着作《爱情春药》中说道。而灵魂伴侣其实一直存在于想像中:对刚出生时与母亲关系的怀念,终其一生只为找回那份感觉,于是我们创造出这个完美的另一个自己的形象,和他/她之间不需要言语沟通,他/她会永远保护我们不受缺失。

先问问自己的灵魂

「我老开玩笑问人,那你有soul吗?你连soul都没有你就别求什么soul mate了。」

,「如果一个人的精神高度都很一般,自己都不了解自己,那如何追求灵魂伴侣呢?」所谓「有没有灵魂」也是一种生活的理念和态度。比如说,一个绝对的达尔文主义者,似乎就是没有灵魂的,因为他们只把人看做一个更高级的生物而已,归根结底就是个裸猿,那在这样一种信仰或者人生态度下,他们就会觉得灵魂本身就是不存在的,那灵魂伴侣也就不存在了。「灵魂伴侣」来源于古希腊,传说女人们如被附身般,奔跑在大山里、森林中,以表对葡萄酒之神狄俄尼索斯的崇拜。我们的祖先们乞求伊南娜、阿佛洛狄忒、维纳斯众神,把渴望的人带到他们的床上:「让我爱的人来到我身边,让他/她也同样渴望我。」

「实际上,灵代表了人们渴望成为最好的自己,因而对灵的这种追求更是对人的一个精神世界最核心部分、生命的源头和力量的追求,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理解,那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这个需要的,都想成为最好的自己。因为婚姻/伴侣关系都是通过对方、在和对方互动的过程中看到自己、感受到自己和对方。而魂实际上就是一种关系,在宗教里,意味着人和上帝之间的关系,而对于没有信仰的人,我们可能也是把它当做一种对于关系的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灵魂伴侣的需要还是应该普遍存在的。」

缺失的另一半自我?

圣经中,一个男人被创造出来时,他的女性伴侣也同时被创造出来。不一定是一男一女,也有可能是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因为男性的部分可能存在于女性中,反之亦然。由此,便出现了一个困扰我们的问题:那个完美的另一半是谁呢?那个我们不停到处寻找——甚至在遍地开花的相亲网站上寻找的灵魂伴侣,到底是谁呢?「有些人他说想要找灵魂伴侣,那他要找的人就更像一个异性的自我,为了打破自己的存在性孤独(人性最深处的孤独感),这个就像自体心理学里所讲的『孪生』的自我一样,除了性别不同,他/她就像另外一个我,所以特别能理解我;有些时候我们在寻找的就是一个相反的,在某些方面是互补,就好像是他/她正好是我没有实现的那一部分自我。通过这样另外一个人,可以把我的这一面去实现出来。那这样就会表现出来是互补的,就像荣格心理学里所讲的,男人心中的阿尼玛,和女人心中的阿尼姆斯,那个就更像是一种互补性的,而不是一种相似性的。」「但在他们的精神最深处都是相似的,如果没有这个相似性,他们就没有灵魂相互联系的基点,就谈不上什么灵魂伴侣。」

因此,最广义上的灵魂伴侣不一定只存在异性间,可以像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因为最深层的灵魂伴侣可能与性别无关。有时同性之间的共鸣会更容易,理解得更好。「男女之间的爱情关系导致的婚姻一定是有世俗的部分,不可能成俩僧人,天天在那里谈谈佛吧?只要是有身体的接触、有性爱,甚至有婚姻,那就完了。因为需要支持婚姻的,可不仅仅是精神啊。有了杂念,对灵性来说就会有一定的困扰。」

得知,我幸;不得,我命

遇见灵魂伴侣的感觉有时候和地震一样,颠覆我们的深层心理状态,超越超自然的界线。「当那个男人走近我所在的地方时,我感到一阵难以名状的不适:我认为我是心脏病犯了,」法国临床心理医生、夫妻专家萨博丽娜·菲利普(Sabrina

Philippe)分享「交谈了之后,我感觉早就认识他。他和我的type完全不符合,但好像我已经等了他一生。言语、眼神、手势都是多余的,迅速地身体亲近反而毫无用处,甚至有些滑稽。一些奇怪的现象也随之出现:预知的画面回闪、有前兆的梦境。我『看见』他拿起了电话,而我的电话铃响证明我是对的;在来到他公寓前,我已经『看见』了里面的样子……我感觉自己疯了。而他也有相似的感觉。他很害怕。我觉得是我们被附身了,失去了一切控制。我的思维速度是平时的两倍,各种念头如狂风般向我袭来。我的心理学知识不足以分析发生的这一切并作出判断……」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看,这种既焦虑又兴奋、思维飞速运转的状态称为「躁狂」。这种心灵感应的现象,与他们与母亲的最初连结有关,还是婴孩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受到母亲情绪的直接影响。

「但真的不相信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我觉得那是个非常少的比例。因为首先你得有灵魂,其次你得找到你自己的灵魂,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往往人们真正的自己的灵魂都未必能够找到。」当我们看到一个人,觉得「哦,那个就是我的灵魂伴侣」。然后就会对他/她很有感觉,一见钟情……但这些大多都是一些早期情结留下来的影响,从心理学角度说,你可以追溯到童年经验,最终发现这只是移情,而因这种移情而建立起来的关系,被误以为是灵魂伴侣,但它根本不能滋养你的灵魂。「所以如果一个人真能找到灵魂伴侣,我觉得他/她具备一个条件,就是他/她已经把自己早期的一些情结处理得比较好了,这样他才能不受移情的影响,才能真正看到自己很深的、灵魂的一些需求。」但从现实情况来看,一个人如果要把自己的这些情结处理到这种程度,那需要很长地时间,而到那个时候,他/她还是不是真有机会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或者说当灵魂伴侣就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能否认得出来?的确不是容易的事情,有的人宁死也要追求;有的人更理智地去选择更理智的人生。

灵魂匹配,不一定能很好地在一起

很多真正意义上的灵性伴侣,并没有好结果。而且彼此也充满着不忠、谎言,甚至灵性伴侣不一定是好的性伴侣,也不一定是好的生活伴侣。萨特、波伏娃没有一对一地忠诚过,大野洋子跟列侬并没有孕育爱情的结晶……「世人憧憬的美好关系无非是想把精神、肉体、经济利益三者结合,但总是顾此失彼嘛。所以不要以为灵魂伴侣可以替代性和经济利益。」有些人就会很自欺地说「我可以过两方面的生活,灵魂归灵魂,身体归身体,社会现实归社会现实,同时我又在我的灵性层面有一个自己的世界」,但这些试图投机取巧的人,会发现到头来不一定能有一个不着地的灵魂生活;同时一个着地的灵魂生活也有可能毁掉他/她很多浪漫的想像。

如果要孤注一掷,为了追求灵魂伴侣不惜放弃很多已有的东西,最后的成功率也是极低的,绝大多数也是鸡飞蛋打。「大部分情况下,这些伴侣到最后都会分开。」收集了许多对伴侣见证的精神学家托比·纳当观察到,「因为,通常来说,总有一方还没有准备好颠覆自己的生活。」确实太奇怪了!这些灵魂伴侣们怎么会认不出对方从而错过了彼此呢?托比说:「太简单了,因为这些故事都是想像出来的。两个人当中,必须有一方沉浸在情节中,说服自己找到了那个人,而另一方并没有爱得那么深,甚至一点都不。」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两个灵魂伴侣遇见,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那么,为什么要排斥这样的美梦呢?

更多精彩请订阅一鸣心理公众号:YMXL525

关爱身心健康,乐享幸福人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