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你简单,爱你太难

本文约3214字

阅读时间5分钟

认识见面,牵手逛街,电影开房。爱情变得越来越匆忙。从一年,到一个月,再到一星期,甚至一晚上,我们像是拥挤的沙丁鱼,总是慌慌张张不知奔向何方。身体的快感稍纵即逝又回味无穷,而对于感情,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悲哀的时代。

小吉是我的死党。那时候小县城的高中,还是一个对青春萌动严防死守的环境。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老师同学视作异类。这个家伙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每天买好早饭,厚着脸皮早早来到教室塞到喜欢女孩的抽屉里。

好事的少年们自然会揶揄他。每到这时,他总会红着脸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照样殷勤地给女生抄笔记,算题目。

那个时候,对爱情的理解就是,「对一个人足够好,足够喜欢一个人,就能够克服一切困难,甜甜蜜蜜直到天长地久。」

放学的时候,他总是吞吞吐吐不肯和我们这些男生一起回家。每次都要磨磨蹭蹭,借口推託,今天要扫地,明天要问老师问题。我明白,他在等那个女生一起放学回家。

两辆自行车,能够一路上欢声笑语聊很久。问他两人到底什么情况,小吉也是支支吾吾半天说不上什么,但是这时总是能见到他嘴角的藏不住的微笑。

高考完,我问他,「你们填了一个地方的学校吗」

「没有」

「那怎么办」

「总会有办法的,一定能够在一起」小吉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放出光芒。

可惜事与愿违。

他们一个在上海,一个在西安。小吉每次放假的时候,都会做上一夜的火车去看女友。来来回回,车票竟然可以摆满一桌子。他尽自己所能想要守护这段感情,无奈何两人所处环境不太一致,成长脚步也大相迳庭。两人不再是当初那对青涩的少年,一个向往摩登,一个平实古朴,就像他们各自所在的城市。而电话里的聊天也由兴高采烈渐渐单调,最后也只有简单的「睡了」。

他们的分手情理之中。小吉他对我说起这事的时候,依然泪眼婆娑。那不甘心的样子,像极了高中时他花了大量时间死磕结果最后没考好的数学考试。

原来爱一个人,只是全心全意的喜欢,并不能战胜一切困难,还要有相应的实力。王子也是打败了恶龙才迎回公主。面对现实,又有多少的徒然无奈和扼腕叹息。相逢,相知,交错之后,永不回头。

后来认识了阿K。是我们男生圈中的大神,号称「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总是能听到他跟我们炫耀,说又睡了哪个貌白腿长的女生,对方穿丝袜的姿势真好看之类十八禁的内容。

一起走在路上总能见到他跟校园里的女生不停的打招唿。我甚至怀疑这货拥有学校里所有长得好看的女生的电话号码。那时候微信刚刚流行不久,要是他能够做个什么化妆品代购,现在肯定赚翻了。

他总是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要做燃烧的太阳,不做扑火的飞蛾。

也是,不仅是在撩妹,他在其他方面都力争前列。每天坚持早起锻鍊,常常见到他背着一本全英文的书兴致勃勃地阅读,在同女生聊天之余还不忘复习考试。结果成绩出来往往比我还好。

毕业的时候,我们一起大醉了一场。酒酣迷离的时候,大家说起了不愉快的事。阿J第一次在我们面前流下了眼泪,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很喜欢过一个女生。

阿J很喜欢她,认定这个女生就是他的唯一。他带她见过了他最好的朋友,他的家人,铁了心要和她在一起。可惜那个女生还是跟别人走了,原因只是,

「你还不够好」

阿K说这话的时候,竟放声大哭。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睡过的那些女生,眉眼间,都有这个女孩的味道。

我们都有着各式各样的选择,你在挑选别人,别人也在挑选你。睡过一场,不代表深情刻骨。你自以为得天独厚,纵横情场,殊不知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暗中标好了价格。

最近一段日子,常常见到东哥。

以前要见到这货可不容易,他总是和他女友像两个连体人似的在一块。

过节,陪女友,周末,陪女友,下班,陪女友,撸串,陪女友……他就是个模范男朋友。不少同志的女友纷纷提出要求自家男人向东哥学习。

问起这事时,他像是摆脱了很久的阴霾一样,长出了一口气。

「分手了」

大家表示同情以及安抚,像你这么疼女友的,分手肯定是对方不好吧。

「是我」

众人哑然。

「有一天早上,我先醒来。看到她正睡在我身旁。今天和昨天也是一样,上班,下班,和她吃饭,睡觉。我们甚至连做爱都规定好了时间。一周两次,一次周二,一次周五。」

「她总是规定我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吃饭吃多少,洗澡洗多久。我曾经以为我喜欢这样。」

「我和她使劲黏在一块,好像这样我自己就不需要去思考些什么。按照她的节奏来就一定不会错。但在那一刻,我明白了,我们终究还是不一样的人。再这样生活下去,我会老的很快。」

东哥说,分手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他想像中的争吵哭闹,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平常没有的事情一样。

原来到最后,东哥和她女友之间,从未真正在一起过。想当然的粗茶淡饭,举案齐眉,不过是平静湖面下涌动的暗流,夜夜同床,夜夜异梦。身体虽然互相适应,可是心却无法水乳交融。

长大了才渐渐明白,爱情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父母那个时代,好像只要简单的几次见面,几封芳心暗许的情书,就能够择一人终老。而性对于上一代来说,更是一项神圣的事情,只有两个人明媒正娶,才有可能发生关系。

小吉的爱情在现实的困难和各自的追求中渐行渐远,阿K又在一段段的激情中寻找着自己钟爱的影子,而东哥,在格格不入的生活中一点一滴耗竭了自己。我们这个时代,爱情好像变得可望而不可及。

我们想要的天长地久,却因为各自的追求而分道扬镳。我们以为的矢志不渝,却因为对方有更好的选择而不得不抱憾终身。我们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麻痹自我的镜花水月而已。

在城市这个冰冷的钢铁森林中,我们都在苦苦追寻着一个能够温暖自己的怀抱。有的时候我们踏遍关山,找到的不过一个半晌偷欢的过客。也许我们也说不惯再见,并不想让眼前美好徒然消散。甚至那一刻都在坚信,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可现实往往又有着诸多的限制。不是我们不够爱,不敢赴汤蹈火,而是面临爱情,又有太多的考量。

「要是我自作多情怎么办。」

「要是我受到伤害怎么办」

「他终究和我不在一个地方,我能等他多久」

「他真的就是我最后的归宿吗?明明还有更好的选择」

「他一切都好,只是有点不像我」

是啊,春宵帐暖,一夜情长,要是所有感情都能够停留在那一瞬间就好了。没有房价的折磨,没有父母的逼婚,没有柴米油盐的平凡,没有远不可及的未来。天长地久的爱情好像美妙绝伦的奢侈品,是那么令人望而生畏。

想起茨威格的《里昂的婚礼》。被判死刑的一对未婚夫妇意外在同一监狱相遇,等待他们的是明日的处决。就算这样,在狱友的帮助下,他们在狭小简陋的监狱里结为了夫妇,在冰冷的地窖和破旧的草褥上度过了妙不可言的新婚之夜。然后第二天慷慨赴死。

这种有今时没明日的爱情,意外能给人以震撼。也许这对夫妇侥倖未死,最终也将沦为平凡生活的一部分。但是面临死亡的那一刻,爱情所展现的深度就像漆黑夜空里唯一闪烁的明星一般,引人遐思。

那么还是不轻易谈长久的爱罢?「反正现在的感情 都暧昧」「弃之可惜

食而无味」薛之谦的《暧昧》多多少少道出了当下感情的影子。可是,正如村上所说,「肉体是每个人的神殿,不管里面供奉着的是什么,都应该好好保持它的强韧、美丽和清洁。」无意义的滥情只会使人迷惘而不知所措,到头来,连真正的感情也会视若无物,结果青春虚掷,徒劳无功。所留下的,不过是日益疲惫的身体和麻木的灵魂罢了。

最好的爱情不过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而这得需要多大的运气。不过仔细想来,世上又有多少事情是轻而易举。正是因为艰难,爱情才显得弥足珍贵,才有无数的痴男怨女愿意为了维护一段感情而呕心沥血。也正是如此,得来的幸福才更加真实可感。就算在这条路上跌倒摔破脑袋,回想起来也是自己人生重要的一部分。睡一觉不过一夜之间的事,但是爱一个人却是要付出许多代价。而这代价也会成为灵魂的重量,映照你今后的人生,让你前行的时候不再失却方向。

所以,难就难点吧,乘自己还年轻,去做点喜欢做的事,干喜欢干的人。毕竟世界上值得用心对待的事情也不多,睡觉什么的,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想起一句话,「谈恋爱吗?分手就割腕的那种。」听着虽有点毛骨悚然,还是佩服这种一往无前的执念。

还是愿「睡你一般难,爱你很简单」就好了。

内科博士,心理谘询师

健身翻译,音乐读书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关注公 众:沈心的精神角落 获得更 多

道理太多,希望懂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